美母同乐会

字体: 特大 | | |

宁静的市外郊区,各式装潢华美的饭店,旅馆客满着,恩爱的夫妻边泡着温泉边细语,而年轻人则是在宽敞的房间哩,吸着各种兴奋剂,放浪行骇。

在距离饭店温泉区不远处,一栋极为高级的豪宅矗立在山腰,彷彿无边际的围墙占地甚广,墙上的红外线监视器缓缓扫动,它就像是个尊贵的长者坐在那,远远的讥笑着那些低贱的人们。

豪宅的主人,是某大企业的遗孀,她在年迈的丈夫去世之后,所继承的庞大财产里,也包括了这栋豪宅,而现在,除了少数的佣人之外,就只剩下三十四岁的她,和她十一岁的儿子住在这里。

晚饭过后,惠芳支退了佣人,让她们在收拾好晚饭之后,就放假去度周末,这样的举动,她每个月就会做一次,虽然很令佣人们不解,但是雇主慷慨的假期,让佣人们自然不会去多说什么。

坐在名牌手工的沙发上,等待着儿子的朋友到来,惠芳显得有些坐立不安,她穿着高级丝质的礼服,是保守的款式,从脖子的高领到脚踝的长裙,贴身又能够突显她姣好的身材,只是在礼服之下,有着显眼的突起轨迹,像是衣服的纹路一般,盘据全身。

‘妈妈,你是不是很紧张啊!’与惠芳相反,义雄穿的普通的家居服,寻常的上衣和轻便的短裤,是普通的小孩打扮。

义雄一坐到惠芳身边,就可以感受到她的颤抖,只是那颤抖完全不像是害怕,而是另一种令她双颊潮红的兴奋。

‘嗯…坏孩子,妈妈快要等不及了!’和自己的儿子双唇轻贴,惠芳的唇彩变得更为水嫩,她的身体难耐的扭动着,彷彿身上有着虫蚁在爬行一般,她捏着儿子的脸颊,像是在跟孩子玩耍,但更像是在对着丈夫撒娇。

‘叮咚!叮咚!’清脆的门铃声响起,义雄快跑着去开门,保全严密的大门在几声电子按键声之后打开了,几对母子鱼贯地进来,每位母亲都穿着华丽,一看就知道全是富有人家。

‘你们好!欢迎你们来!’惠芳打开玄关迎接她们进入大厅,在客人来了以后更为兴奋的她,脸色更是激动得有如晚霞一般。

‘大家等了一个月,终于又到了我们炫耀自己母亲的时候了,就简单的照着顺时钟的方向,先展示一下自己的调教成果,再大家一起同乐吧!’略过所有无意义的客套过程,身为每次美母同乐会的召集人,义雄站在沙发所围成的圆形中间,宣布着今晚活动的开始,他开心的说着,手舞足蹈,将少年的天真表露无疑……

‘那我就先开始了!’在他左手边的明郎,迫不及待的站起身,他牵着母亲玉琳的手,走到圆形的中央。

为了今天特别打扮的玉琳,身穿着一件毫无杂色的貂皮大衣,纯白色软毛,仅仅从颈子包裹到了臀下,完全没有被遮掩到的修长玉腿,宛若凝脂,和貂毛相比,是更为动人的白,当她走着到众人中间时,隐约可以看见,在晃动大腿之间,有着一条蜿蜒的水光。

‘嘻!今天为了满足妈妈的喜好,我们是特别坐捷运过来的喔!’今年十二岁的明郎话中有话,他的手从后面伸进了大衣下摆,轻轻的揉捏着母亲的美尻。

‘啊啊…是的,用这种不要脸的姿态,在我的主人,我的儿子的身边,一边享受着被人注目的快感,一边高潮来的。’玉琳的脸上泛起陶醉的红晕,双手解开大衣的扣子,此时价值数十万元的大衣就有如垃圾一般,被脱下后就黄牛好毫不在意的被扔到了地上。

随着大衣的滑落,所有人都可以看见她一丝不挂的身体,而在明郎示意之下,玉琳慢慢的旋转了一圈,让到场的人们看清楚她身上所写的字,之后,所有的母亲们都发出了急促的喘息。

从饱满的胸部上,到平坦的小腹间写着“我是亲生儿子的淫奴”,光滑的背上写着“我的肉体是明郎的肉玩具”,两片臀肉上则是写着“玉琳”。

‘这是我今天早上的时候写的喔!我写的好不好?妈妈!’明郎伸手沾着玉琳不停涌出的淫液,在她身上涂抹,将用口红所写成的歪曲字迹抹糊,将自己的母亲当成了画布,在上面作着淫靡的画作。

‘嗯…啊…明郎…啊啊…明郎写的字好漂亮…妈妈好高兴…’将双手后背,挺腰暴露着自己发情的身体,众人的视奸让她涌出了更多的淫蜜,婚前身为世界知名模特儿的高傲全都不见,现在的她只是在羞辱之中取得快感的淫物。

四周观众似乎也感受到了她的逾悦,此起彼落的跟着喘息,明郎的小手贴在母亲的身上,将黏稠的淫液涂得油亮,原模特儿的纤细身体剧烈震动着,口中含糊呻吟,微张的大腿挺起蜜穴,低声喘息地喷出了高潮的精华。

‘妈妈!妈妈!该我们了啦!’等不及明郎牵着母亲回到座位上,年纪最小的小豪拖拉着母亲登场,秀红虽然感到十分害羞,却也不敢违背儿子的意思。

帮儿子脱去上衣,九岁的小豪的身体白皙瘦弱,秀红爱怜的抚摸着儿子的身体,虽然小豪还没到发育期,无法以正常的方式带给自己快乐,但是他用来替代的方式却是更为激烈,激烈到她几乎无法承受的地步。

‘妈妈!快点脱衣服啦!’看见母亲停下了动作,童稚的嗓音出声催促,他…拉着秀红的衣服,着急的皱起了眉头。

‘好好!妈妈知道了…’秀红安抚着儿子,缓慢的脱下了衣服,长期练习瑜珈的成果,让她身体的线条有如少女一般柔美,肌肉结实有弹性,玲珑的身躯却有着较大的下围,浑圆肥美的熟臀,映着肉光。

缓慢的跪下,双手伏地的秀红,分开了膝盖,展示自己双腿间的风光,桃型的臀肉夹着褐色的屁穴,底下的蜜肉已被刮除了毛发,露出紧闭的肉缝,旁人都可以看到她羞怯的颤动。

‘啊…啊…’将手浸在润滑液里,小豪的双手沾满了厚厚的透明,小小的手掌在母亲的臀上打转,抚摸的同时,将桃臀涂满了油脂,看起来非常秀色可餐,而臀肉被调教为性感带的秀红,低吟声不断。

‘妈妈!我要放进去啰!’幼小的手指在臀缝里游移,将指尖上的润滑涂进肛门里,旋转着手指柔软着菊穴,握起的小拳头抵在母亲菊穴前压按,期待中的穴口配合着呼吸一张一合,在小豪的预告声中,吞进了巨大的物体。

‘嗯…啊…啊……!’秀美的薄唇张大,眼角泛起泪光,彷彿要将肺里氧气吐光的断续呻吟,越来越小声,小孩的拳头虽然不大,但是仍然比一般人的肉棒要大上许多,尤其是有菱有角的拳头,在缓慢深入肛肉的过程,那勾着肛肉摩擦推挤,是令人最难受,也是最难忘的触感。

兴奋中的母亲们,纷纷吸了口凉气,秀红的身材娇小,那紧小的菊肛,正在被粗大的手臂深入,而她还露出既难受又愉悦的表情,眼看着小豪的手臂越插越深,几乎快要插到手肘,真不知那三十公分的深入,是否会将肠道插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缓慢的摇动着手臂,母亲练过瑜珈的身体,那肛肉将小手夹得紧紧的,从后方看着母亲紧绷的快活表情,小豪拉出手臂,又直抵深处,身体被超乎常理的扩张,其快感也是无法形容的强烈,秀红张开的双唇无力闭上,宛若痴呆地滴垂着唾液,悲鸣里,用几乎绞断小豪手臂的力道,缩紧肛肉。

露出辛苦的表情,将自己的手臂抽出,被扩张成肉红色的深邃肛洞,正因为瑜珈的效力而缓慢恢复,小豪笑着拍打母亲肥大的肉臀,催促着无力的秀红爬回座位上,菊穴在短时间里,由大洞回覆成紧缩的样子,看得众人目瞪口呆。

当志清接着登场时,出现的身影不是两个,而是三个,他手中牵着散步用的狗绳,另一端的项圈上扣着他的母亲美云,而在美云的项圈上,还连着另一条狗绳,连接着一只身型巨大的狗,他母亲的狗丈夫,乔治。

‘坐下!’十二岁的志清,像是个专业的训练员,他用简短的口令命令着美云和乔治,只见一人一犬乖巧的蹲坐着,美云的双手模仿着乔治的前肢,缩在胸前,红舌轻吐,表情樱红,非常兴奋。

‘趴下!抬高屁股!’拉着母亲的项圈,志清年少的脸庞努力装出严肃的样子,但自已仍忍不住笑出声来,美云听从着儿子的命令,跪伏着,两肘贴在地上,桃臀高翘,夹着湿润的蜜肉。

小手在母亲的蜜肉上抚弄,渐渐泌出的汁液散发着费洛蒙,被训练过后的乔治,一闻到女主人的发情气味,鲜红色的狗屌迅速膨胀,变成又长又湿黏,在根部还有着小拳头般的球根。

‘嗯…请主人们…看着我与乔治的交配…’因羞耻而眼眶泛泪,但美云的双颊却是兴奋的绯红,她颤抖着一字一句说完请求的台词,同时摇晃着屁股,诱惑着口吐长舌的乔治。

‘嗯…你要好好的表演给其他主人看啊!’点点头,志清允许了母亲贬低自黄牛好己的请求,他将乔治的前肢绑上保护用的毛套,引领着几乎要按耐不住的狗,趴在母亲肩头,向前直指的狗茎滚烫,贴在肉缝前,红色的棒身沾了更多的湿黏。

‘嗯…啊啊…主人……乔治好厉害啊啊啊啊!’动物和人类的差别,在极短的时间内,立刻表现出来,只有交配兽性的乔治,不会使用任何的调情手段,后脚一推,就开始了猛烈的抽送过程,观众们屏着呼吸,看它飞快的前后摆腰,原本只有前端进入的蜜肉,被越插越深入,越插越扩张,红色的肉茎在高频率的抽插里,已经深入到了连球根都挤进身体里的程度。

‘嗯…嗯…哈……啊啊……’乔治的腰,高速的撞击在美云的臀肉上,短促又淫靡的肉击声不断,汗湿的臀肉上也沾了不少的狗毛,但是在球根进入女体内后,人犬之间的摆动幅度就变小了,被卡住的球根拉扯着淫肉,造成带着痛苦的黄牛好快感,逼迫着美云在犬只不持久的高速里,强迫高潮。

‘啊啊…主人…请让乔治走得慢一点…啊…’咬着下唇,忍受淫肉被拉扯的痛楚,乔治从趴在背上的姿势,改为两臀相对的姿势之后,就被志清拉着狗绳退场,可是这却苦了球根还没消退,卡在体内的美云,她一边倒退的爬行,一边用泪光恳求着儿子的哀怜。

为了让行动不便的美云可以轻松一点离开,等着上场的素柔母子刻意等了一会儿,但那也许只是小建体贴母亲的表现。

和玉琳相同,素柔也是穿着宽松的大衣来参加宴会,但那不是因为她有暴露的倾向,而是为了她怀孕四个月的胎儿着想,不想妨碍到身体的舒适感。

将大衣脱下,如大家从外表上就可预料到的,里头是一件很普通的孕妇装,但是在孕妇装脱下之后,素柔那极为巨大的双峰就成了全场的焦点,丰腴的白肉黄牛好像是要撑破胸罩般的挤出乳沟,引得母亲们赞叹声连连。

与怀孕的肚子相较,也许F罩杯的巨乳才是她最沉重的负担,在生下小建的第一胎之后,服用药物保持着乳肉的弹性,和乳汁不衰退的结果,在怀上第二胎时,终于使她的双乳变得如此巨大诱人,现在素柔已经变成不会断奶的体质,能够源源不绝地供给着小建,和小建妹妹充沛的母乳营养。

‘叩!!’轻轻压按胸罩的扣环,被解放的双乳立刻将胸罩絣开,摇晃的双乳,像是两个形状完整的吊钟型布丁,雪白光滑荡漾,那是名副其实的波涛汹涌。

不需要太多的表演动作,光是脱下胸罩展示美乳,就足以让母亲们羡幕不止,尤其是那经过保养以后的乳尖,嫩红尖挺,像是少女般的青涩,但是那乳肉的大小,却是已婚人妻才有的圆熟。

年纪最大的小建,发育也是最快的,才十三岁就有足以追上母亲的身高,尤其是在第二性征的发育上,在某部位的发展还比大人来得优越,也因为如此,在母亲身体的亲切教导之下,素柔才会接连的怀上他的孩子。

相对于其他母子间异样的主从关系,小建和素柔比较像是情侣一般,没有太多调教的手段,只是基于小建对于母亲乳房的热爱,才会培养出素柔这么硕大美丽的双乳。

站在母亲身后,小建的手抚遍母亲怀孕的身体,四个月大的肚子微凸,光滑,可以让人感受到里头确实有生命在诞生,他不大的手掌,无法掌握饱涨的乳肉,只能两手一边的,用力的挤压,蓄积已久的乳汁在压力之下,从艳红的乳尖喷射而出。

‘嗯…啊…出来了…再捏用力一点…啊啊…’细长的白色水箭,有力的在空中划出弧线,那天然的白,似乎可以从中闻到乳香,而素柔则是恍惚的露出了茫…然的神情,痛楚包围着乳肉压迫着乳汁解放,从乳间逆流着电流窜动,一种从母性得来的幸福充满整个身体,连带的湿润了她的股间。

白色的乳汁在地板上积成了白色的池塘,没有人去计算小建榨乳了多少时间,只知道素柔的乳汁源源不绝的,一挤即喷,直到她雪白的身子覆满了甜美的乳白后,小建才停止。

此时年纪最小的小豪,羡幕地看着遍地的乳汁,舔着自己的嘴唇,不依的在母亲怀里撒娇,用自己的四只手指在秀红的肛肉里绞动,童言软语的哀求威胁着,要母亲以后也要为自己怀上孩子,然后再度喂养自己乳汁。

不只有小豪如此,其他的孩子也都揉着自己母亲的乳房,虽然口中没有提出请求,但是母亲们也都心知肚明,自己还要为自己主人作出什么样的努力。

小建体贴的扶着母亲回到座位,而最后展示的是今天的主人,义雄和惠芳,她们没有刻意的清理素柔所留下的乳汁,反而是嬉戏般的踩着水洼走着,赤裸的足沾上白色乳汁,在大厅里响着象征母子乱伦的水声。

乖巧的站着,惠芳的裙摆已被溅起的乳汁染成深色,在众人的仔细观察之中,可以看见她礼服下的轨迹更为明显,彷彿她在薄薄的礼服之下,又穿了一件礼服一样。

退去华美矜持的外表,裸露的是被亲生儿子所捆绑的身体,粗糙的绳子,从脖子而下,绕过双乳,绕过腰肢,纠缠着母亲和儿子之间的关系,然后绳缚的范围结束在臀上,两条经过跨间的绳子,还用几条较细小的细绳,将打在肉唇上的金环拉开,露出里头鲜红的淫肉。

‘这是我跟妈妈一起研究的绑法喔…像是这边要这样绕过去…这边要交叉…’一手拉着母亲跪下,配合自己的身高,义雄开始讲解着自己捆绑母亲时的过程,小手拉扯着一端的绳子,让另一端的绳子不经意的陷入了肉里,粗糙摩擦所带来的火热触感,让惠芳又开始喘息。

在丈夫生前就被调教成一个被虐狂,惠芳已经无法从一般型态的性爱中获得快感,她所能够接受的最低限度是捆绑,在被捆绑的情况之下,既使年幼体力不佳的义雄,也能够带给惠芳充分的满足。

‘嗯…啊啊……’被拉扯的绳子,在身上留下了更多的瘀红,交错的红线,在白皙的肌肤上组成错综的几何线条,而在义雄不知轻重的力道里,连连拉扯到金环的移动,更是让惠芳痛楚得颤抖,也愉悦的颤抖。

还坐在沙发上的孩子们,从一开始的展示到看着别人母亲的展示,少年不成熟的情欲已忍耐到极限,自己母亲温柔的双手在滚烫身体上的爱抚,已无法平息,稚嫩的肉茎全都高高举起,不堪忍受的甚至弄得母亲一手湿黏,他们现在只等黄牛好待着义雄的招呼,就要冲到今天自己最感兴趣的肉奴身边。

‘……’同样兴奋得无法忍受的惠芳,已看出四周冲动的气氛,虽然义雄还在兴致勃勃的解说着自己捆绑的细节,但惠芳却在他耳边细语,让他早点结束,好让大家一起同乐。

‘那么,我妈妈的展示就到这里结束了,大家找自己喜欢的肉玩具,一起同乐吧!’还只是个孩子的义雄,因为不能充分炫耀自己的成果而感到不悦,但是惠芳又在他耳边悄悄话,似乎允诺了什么之后,义雄才点了点头,开心的解放了大家紧绷的情欲。

开心的孩子们欢呼,虽然他们即将做的是成人的举动,孩子们暂时的离开了自己最喜爱的母亲,赤裸的瘦小身体前举着昂扬的白茎,往最令自己感到兴趣的人妻走去,被充分调教过的熟美肉体,汁水淋漓的散发出香味,像是一朵盛开的玫瑰,正期待着少年们的蹂躏。

相关小说

© 2018 好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广告联系: www269la@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