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的深喉性爱

字体: 特大 | | |

十二月的北国,街头满是风雪。

差不多四五点的时候,天色已经暗的差不多了,15岁的田蜜今天提早一个小时离开学校补习班,想要赶在川流不息的繁忙时段之前回到自己温暖如春的家。田蜜把自己从上之下裹了个严严实实,栗色的毛织围巾在她娇嫩的脖子上绕了数圈,承接着的是长过腰际的黑色双排扣毛呢风衣,街上的寒风凛冽,妄图趁其不备钻进每一个路人的衣服内。

田蜜的家离学校不太远,步行二十多分钟就能到达,但是坐公交车却极不方便,所以尽管是隆隆严冬,田蜜依旧只能加快脚步,这是她唯一需要做的。呼出一口气息就能在空气中凝结成白烟,是不是裸露在冰冷空气中的鼻子都被冻红了呢?

田蜜耸了耸肩,深呼一口气,曼妙的身姿如同一道魅影划过了百货商店门前装扮缤纷的圣诞树下,她穿着紧身的蓝色牛仔裤,足上的黑色长筒皮靴每踩下一次,都能发出清脆的声音,连带着溅起零散的冰晶。

进入公寓的电梯才显得稍微暖和了一些,这是一栋市中心的老式高层公寓大楼,田蜜的家在15楼,一套三室一厅的住宅。用钥匙打开门,却并没有人迎接,但田蜜彷彿一下子回到了春天,或许是暖气开得太足的关系,空气中甚至透露出一股慵懒的意味。今天放学比平时早,母亲的确不会先回到家,田蜜褪下围巾,摘下手套,随意把大挎包往衣帽架子上一挂,径直穿过了玄关,就看到了在厨房间认真煲汤的父亲。

‘爹地,我回来了!’田蜜的声音显得俏皮而悦耳。

田章转过头,用诧异的眼光看着眼前的女儿,用略带责备的语气诘问道:‘今天比平时早了呢。’不过口吻马上变得和蔼而慈善‘小蜜你应该打个电话回来啊,我好去接你,今天天这么冷,冻坏了吧?’

‘还行’田蜜一边褪去厚重外套,一边坐到沙发上,开始摆弄起手机来,大衣里面的紧身毛衣塑显出她青春诱人的线条。

田章走到田蜜面前,给她递了一杯热乎乎的红糖水,满满的暖意似乎要溢出来似的。

‘爹地……’田蜜的眼中充满了感激,对于一个15岁的少女来说,没有比这更温暖人心、更有家的感觉的了。

‘冻坏了吧,喝点红糖水暖暖身子吧,家里暖气可不能把温度调的太高,呵呵。’爹地温柔的笑着,田蜜喝了一口,顿时心里和生理上都升腾起了一股浓浓的暖意。

‘对不起啊蜜儿,今天爹地去菜市场逛了半天才买到只老母鸡回来,汤炖得完了,也不知道你这么早回来,可能要再过个把小时才能喝。’田章笑着,‘你喝完这个我再给你冲点姜茶驱驱寒。’

‘没关系的爹地,你煲什么汤我都爱喝。’田蜜说的是真心话,爹地做菜的手艺尤其是这煲汤的功夫绝对是一绝。

田章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然后把遥控器递给了女儿。‘看会儿电视吧,我再去看看还能做几个什么你爱吃的菜,真是的,下次早回来要打电话回来。’责备的语气中明显带有一丝疼爱。

‘嗯。’田蜜笑笑,发自内心的。

田章,大家都唤田夫子,大学教授,大学没课节便做家庭煮夫,今年三十有六。???就这么过了一小会儿,谁也没有再讲话,空气中传播的只有电视里广告的声音,有些嘈杂,也有些安静。

田章小心翼翼的把火关小,只要再炖煮个一个多小时就大功告成,刚想转过身,却被一把手抱住。

田蜜修长的双臂紧紧地环抱着田章,柔顺的长发划过他的脖子,一股年轻女孩才会使用的香水味钻入了田章的鼻腔,少女臻首紧靠在他身上,时而摩梭两下,像是在和父亲撒着娇一般。田章也没有转过身,只是静静伫立在厨房。

田蜜身高很高,足足有一百七十四公分,田蜜也没脱去长靴,穿着整整比一米九的爹地仍矮了小半截。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田蜜的环绕过爹地身体的双手开始往下不安分起来,???田章赶紧用宽大有力的手掌紧紧地抓住女儿的纤纤玉手,不让她有进一步的动作。

‘妈咪回来会看见的。’

了。’

‘她今天又加班?’

‘嗯……爹地,我想要了。’田蜜把娇艳欲滴的嘴唇贴近爹地的耳朵,吐息若兰,‘爹地,我们好久没做了吧。’

‘嗯,差不多半个多月了。’

‘想我吗?’

‘想。’

‘有多想?’

‘要多想有多想。’

‘爹地,来要我吧,要我的身子吧,来操我吧……’

田蜜被紧抓着的双手被松开,爹地也转过身来,这一对父女,年龄相差二十一岁的男女开始热烈地,浓重的热吻起来。年龄的差距却一点也不影响两人如同恋人一般的热吻激情,至于那道德和身份的伦理禁忌,在一年前也许就抛之殆尽了。

两人紧紧抱着,甚至是年轻漂亮的田蜜更加主动一些的舌吻着田章,田章的双手也开始不停地往下挪,隔着牛仔裤在田蜜的屁股上抚摸着。

就在客厅里,田蜜温柔地给爹地除去了衣物,田章也帮女儿脱下了紧身的毛衣和奶罩,一口咬住那娇俏的小樱桃允吸了起来。爹地的舌头技巧很足,残留的胡渣扎在她丰满的乳房上痒痒的,搔动着她不安分的内心。田蜜原本就是个体质敏感的女孩,这个时候早已是面色潮红媚眼如丝了。

‘爹地,今天在客厅里做吗?’田蜜的喉咙里挤出一句。

‘嗯。’田章的嘴唇离开了她坚挺的乳房,一路往下移,吻过她平坦的小腹,直逼她隐藏在裤子底下的隐秘深处。

田蜜一边接受着爹地对自己腹部的亲吻,一边把自己的腰带解开,半蹲着身子,姿态扭捏地慢慢褪下紧身的牛仔裤,那是一种让任何雄性动物都无法抗拒的媚态。

淡黄色的丝质蕾丝镶边内裤是年轻女孩鲜嫩脐下三寸的最后防线,却也出卖了少女的身体,裆部泛出的蜜水在内裤柔滑的面料上印出了一滩浅浅的水渍,爹地粗糙的手指熟练地伸向年轻少女的两腿之间摸了一把,‘蜜儿,你湿了……’

少女白嫩的面颊上迅速地闪过一丝绯红,她蹲下身子,一口含住爹地已经明显勃起的下体,熟练地反覆吞吐起来。田蜜不愧是个狐媚女孩子,出色的口舌技术再加上姣好面容和精致五官,让居高临下的爹地享受着视觉上和生理上的双重感官享受,女儿时不时地用她那迷人的大眼睛和爹地进行眼神上的交流,她默契而又敏锐地捕捉到了时机,差不多是该进入正题了。

田蜜的上半身倚靠在沙发上,屁股高高的撅起,她还穿着黑色长筒皮靴,牛仔裤和丝质内裤都已被褪到膝盖的位置,白嫩修长的两条大腿暴露在室内的空气和阳光之下,鲜嫩而又湿漉漉的花瓣若隐若现,似乎在对男人的性器招手,要他赶紧进入。

‘嗯……啊……!’田蜜的喉咙最深处止不住地发出了愉悦的声鸣。紧接着而来的快感让她的呻吟变得愈发的急促。田章滚烫粗涨的阴茎开始在她年轻的阴道里驰骋肆虐,年轻的肉壁富有弹性,紧实地夹住爹地的阳具,却依然无法阻止男人的阴茎每一次都能够深入巷底。

田章踮着脚,一双大手从两侧紧紧地握住女儿纤细的腰肢,年轻的肉体激发了他无限的潜能,下体如同马达一般律动着。

‘爹地……好舒服……’田蜜发自内心的赞许道,‘爹地……再快………快点……我……啊……啊…啊啊……啊’话还没说完,身后的爹地又愈发地加快了速度,只剩下了她愈发放肆的呻吟。

时间一分又一秒地过去,‘啊!……’又是一阵声嘶力竭的呼喊,爹地的撞击终于直接地深深地撞击到了女儿的花心,一股无法抗拒的快感如同闪电一般刺透少女的内心,高大的娇躯止不住的颤抖着,田章这一用力,田蜜的双脚没能站稳,整个人径直地倒在沙发上,花心深处和阴道内壁的肌肉死死地咬合这爹地的龟头,男人白浊滚烫的精液如同岩浆一般喷射出来,被年轻的子宫口全部接纳,两人几乎同时达到了美妙的高潮,少女高挑的胴体忍不住地不断颤抖,伴随着爹地一发发子弹的射出,巨大的快感袭向田蜜年轻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爹地像死狗一样趴在田蜜的身上,重重地喘着粗气,田蜜先恢复了元气,伴随着甜甜的笑容说道,‘爹地,还是那么厉害。’转过身子,和爹地再一次热吻了起来。

爹地的阴茎慢慢软化,从女儿泥泞不堪的花径中慢慢滑出。

‘爹地不要和妈咪离婚。’田蜜的头靠着爹地的头,四目相对凝视着。

‘为什么?’

‘爹地,我舍不得您。我不要跟妈咪…..’田蜜水汪汪的眼睛湿润了,‘我怕再也没有人对我这么好了……’说完,一行清泪止不住地往下掉,划过她那美丽的脸庞。

‘傻丫头,别哭啊,爹地疼你,爹地疼你一辈子!’爹地从女儿的身体内抽离,拿起茶几上的纸巾,给田蜜擦去眼角的泪水。又换了另一张,擦拭着从女儿双腿间缓缓流出的混浊精液。

又是一阵莫名的寂静,伴随着深情的热吻。

‘坏了!’田章突然跃起,‘我的汤!’

看着赤裸着身子的爹地跑向厨房,田蜜不禁一阵咯咯的坏笑。

清晨的鸟鸣声是此起彼伏的,阳光是和煦温柔的,尤其是在这冬日。

阳光洒进满地的卧室,一束束光线照到田蜜美好的躯体上,在女孩美妙的肉体上映射出百叶窗的层层影子,勾勒出年轻女孩诱人的曲线。田蜜喜欢裸睡,网上看到说这样对身体好,也不置可否。睁开眼,睡眼惺忪地挣扎爬出大床,就这样光着身子,穿上拖鞋向卧室外走去,屋内暖和的空气一点也不干燥,床头旁边就是爹地买的加湿器,细细地吐出着水蒸气,柔和而又温情。

果不其然,爹地正在厨房间做早餐呢,田章穿的也不是很多,伟岸的背影显出浓浓的父爱,就像一座山一样可以依靠。

‘丫头你干嘛呢,快把衣服穿上,别着凉了。’

‘哦。’田蜜嘟哝着小嘴,一脸不情愿的样子。

‘先刷牙啊,刷完牙吃早饭,培根煎蛋吐司。’

田蜜慢吞吞地穿上衣服,刷牙的时候,脑海中一直浮现着昨天晚上疯狂的细节,脸上洋溢着迷人的微笑。

吃完早餐,田蜜开始整理起东西来,生日时妈咪送的LV钱包却远比不上爹地送的廉价大挎包实用,到底是爹地会疼人,体贴细微到能观察得知她内心的每一个角落。

‘晚上想吃点什么?爹地给你做。’

‘爹地您看着办吧,您做的我都爱吃。’

‘那我去菜市场买只鸭子回来炖?’

‘爹地我不爱吃鸭子……’

‘我就说嘛,那黄豆猪手汤怎么样,养颜的。’

‘嗯!’田蜜不由得露出幸福的笑容,这种家庭的温暖,已经不知有多少时候没有从自己的母亲身上得到了。

‘爹地,我出门了。’田蜜一边穿上雪地靴,一边和爹地挥手致别。

‘出门当心点,前几天雪没化透,当心滑啊。’

‘嗯,知道了爹地。’

田蜜关上门,准备迎接元旦假期后的第一个上学日的到来。

‘蜜儿!’才走出了没几步,田蜜就被身后雄厚的声音喊住了。

‘爹地,怎么了?’

‘你的口罩,外面冷,我昨天帮你买的。’

‘爹地……’田蜜一阵莫名感动,不知说什么才好。

悠长的走道里显得寂静异常,田蜜看了四下无人,飞快地亲了一下田章,然后快速奔向电梯口,妩媚高挑的身姿消失在走廊尽头的转角。

这天天气不错,虽然寒风依旧,但是田蜜或许没那么冷。

学校里的暖气一点儿也不比家里的舒服,真是搞不懂在节约什么,正在心中抱怨着的时候,田蜜被人拍了一下。

‘想什么呢?’

田蜜吓了一小跳,回头一看,是丁婷。

丁婷比田蜜小一岁,个子比田蜜矮十公分,去年一同进了这家学校,和田蜜成了好同学。

‘今天脸色不错啊,看不出前几天还生病的样子。’丁婷挑逗着田蜜,忽而又压低了声音:‘男朋友把你滋润的不错嘛!’

‘说什么呢你……’田蜜脸一红。

‘真羡慕你有个好男朋友。’

田蜜满脸通红,丁婷才不会知道田蜜脸红的真正原因,外面的男孩子还不懂得这块风水宝地,倒是被自己的爹地勤恳耕耘。

‘想什么呢蜜儿?是不是想男朋友啦……’

伴随着丁婷咯咯的嬉笑声和涨红着脸的田蜜,中午的时光显得快乐而又短暂。

(三)

街上依旧风雪连天,新生的树枝嫩芽想要绽放光彩,还需要很久很久。

田章慢条斯理地收拾着屋子,到了他这个年纪,得益于自身保养有方,也受恩泽于上苍眷顾,事业与‘性福’佳备。不过尽管如此,做任何事情,田章皆以‘慢’字当道,不与人争吵,戒骄戒躁,心平才能气和,气和方可健康。

除了个别的时候,即使是和女儿做爱交媾,田章也奉行一个慢字,充分的前戏,慢条斯理的爱抚和抽送,每一次的性爱生活都能超过一个小时以上,加之约定俗成的每周一到两次做爱,保质而不苛求于数量,让这一对父女鸳鸯一次次都能够达到爱欲的巅峰。

大早上买完菜,帮女儿整理完房间,再洗洗弄弄,下午到大学授课两节,这便是田章的日常生活。妻子和自己屡次闹翻以后,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了,说是加班,但他和妻子都心知肚明。夫妻之间缺乏完善的沟通,误会重重以至于如今家庭矛盾不断激发,处于破碎的边缘,尽管这反倒让田章占了女儿便宜。

女强人妻子,完全忘记了家庭才是生活回归的真谛。

‘喂?哦是蜜儿啊。’

‘是要补课吗?’

‘外面吃饭注意卫生啊,当心冷……’

尽管室内没有其他人,但田章还是突然压低了声音:‘爹地爱你……’

女儿不回家吃晚饭,妻子更不可能回家,田章儿的心突然落寞下来,一下子觉得没什么事情做了,这倒把他难倒了。下棋本是他业余生活中重要的一项,无奈楼下花园里那些邻居棋品实在太差,田章平时一般不乐意陪他们玩儿,吃完晚饭,犹豫了一下,田章还是一个人就出去了。

补课完毕,回到家,却意外地发现爹地没有在家。

田蜜换下外套和鞋子,看到桌子上还放着保温箱子,饭菜和煲好的猪手汤,摸了下还是温热的。桌子上留着张小纸条,田蜜没看便知道是爹地为关心她而留下的。

‘蜜儿你回来了啊,对不起我回来晚了,你还要吃点吗?要和汤的话爹地再给你热。’田章打开门,却发现女儿先回来了。

‘爹地你去哪儿了啊?’

‘哦,我去和老张下棋去了,一入神就晚了,呵呵。’

‘晚了,我还要做些温习。’田蜜在田章脸上亲了一口,逗得田章直乐。

‘月底您三十六岁生日,明天晚上把妈咪叫回来商量下怎么办吧。’

‘嗯。’田章没反对,毕竟好久没见过妻子了。

‘对了,明晚周末我来做菜怎么样?’

‘你,能行吗?’

‘可别小瞧了我!’田蜜竖目横眉,装作一副生气的样子,‘我给您煲汤喝,放心,一定好喝!’

第二天第一大早,田蜜给爹地做完早餐,便到集市上买菜去了,晚上母亲要回来吃饭,一家人终于能够坐到一起好好的吃顿饭了,心想着这才有点家的样子。

母亲的确有些时日没有回家了,估摸着是外边有了男人,爹地也心照不宣,谁都没有在妻子面前点穿这件事情。想到这里田蜜不由得叹了口气,田章这么窝心的丈夫母亲居然不要,只能由她这个当女儿的好好疼疼爹地了。

一整天田蜜都在忙着为晚上的饭菜掏空心思,待得好不容易做完了六菜一汤,爹地和妈咪先后回到了家,气氛却让田蜜始料未及。

‘工作,工作,子君你眼里还有这个家吗?’

‘我不工作谁有钱买大房子买房车……’

‘子君,我和蜜儿要的是这些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外面有男人了!’

‘有男人怎么了!’

‘子君,你不要太过份!’

饭桌上田蜜精心制作的佳肴无人问津,眼见得爹地和妈咪几乎是在自己的面前要动起手来,田蜜再也忍不住了。

‘你们……’田蜜的右手握着筷子往桌上一砸,这一砸把爹地和妈咪都震住了。

‘你们只懂得吵!吵!吵!都不想要这个家了吗?’

田蜜低着头再没有说话,妈咪的目光也不敢往父亲的方向去,印象中田蜜从小到大很少发脾气。

沉默了好一会儿,妈咪点起一根烟,猛然吸了一口。

‘你就知道抽烟!总有一天把你抽死!’田章肃穆地骂道。

‘行,我出去抽!’妈咪眉头一皱,‘哼!这家我没法儿待了!’

‘砰!’妈咪把门重重一摔,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

田蜜傻眼了,她没想到妈咪会真的走,田章也呆住了。

父女两人就这样干坐着,田蜜眼眶中的泪水不停地打转,那个曾经发誓说要疼她一辈子的妈咪,已经再也回不来了。

‘你爱吃的青菜。’田章给田蜜夹了一大筷子。

田蜜通红着双眼,不由得望去自己的爹地,这是她如今唯一信赖依靠的男人。田章一脸肃穆,彷彿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天塌下来爹地给你顶着。’

田蜜娇躯一颤,修长的手臂紧紧地抱住田章,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淌。

她真的哭了。

(四)

学校嘉年华会的这一天,正好是田章三十六岁的生日,八点半一过,餐桌上的早餐没吃几口,田蜜就匆匆告别爹地了。上次父母大吵一架后,夫妻关系彻底名存实亡,本来说要给爹地做生日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嘉年华会结束后,田蜜打车先去面包店拿了定做的蛋糕,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

‘爹地,我回来了!’

听到女儿悦人的轻快声音,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田章很是高兴人,虽然自己从不会当生日是回事儿,但女儿孝心难得还能够记得就很不容易了,何况妻子连一个电话都没打,上次离开至今半个多月也不曾再回一次家,田章的心和窗外的天气一样冰凉。

‘爹地,蛋糕。’田蜜把蛋糕轻轻地放在了茶几上。

田蜜褪去厚重的羽绒服和外衣,娇媚修长的迷人身段霎时展现了出来,这是一件嘉年华会上为表演节目而穿上的修身深素色旗袍,上面镶嵌着如同旗袍主人一样多姿迷人的花朵。

旗袍考究的面料和精致的图案勾勒出少女几近完美的曲线。

‘蜜儿你能回来爹地就很高兴了。’

田蜜并不是那种心灵手巧的女孩,好不容易折腾着插完了蜡烛,还硬是不让田章插手帮忙。

‘爹地,吹蜡烛许个愿望吧!’田蜜甜美的笑容总是那么沁人心脾。

‘嗯,好了。’

田蜜打开灯,漆黑的屋子内再次充满了温暖的光线。

年轻少女柔顺的长发向后盘起显得一丝不苟,单薄的塑身旗袍显示出精致的女人味,下身只是黑色的丝袜和高跟鞋显得田蜜修长美腿更加紧绷的腿型,让人有一种欲望想要把它撕开一窥究竟。

‘蜜儿,今天你好美。’

‘爹地,我平时就不美吗?’田蜜故意撒娇道。

‘美!美!蜜儿你是我这么大岁数见到过最美的女人!’

‘扑哧’一声,田蜜姣好的面容上露出两个小巧的酒窝,听到男人如此夸奖自己,几乎是有些放肆地大笑起来。

‘今天穿成这样冷死了,可都是为了你!’

‘爹地知道,来让爹地好好疼疼你。’田章猿臂一展,田蜜高挑的娇躯顺势就往田章的怀里一倒。

‘不吃蛋糕了吗?’田蜜坐在田章的大腿上,双臂环绕着爹地的脖子,如同年幼的小女孩儿向父亲撒着娇。

‘吃,但是先吃你。’

田蜜一阵咯咯的媚笑,笑声轻快而又有些淫荡。

田章的嘴立马贴了上去,止住了少女响铃般的笑声,少女也立马热情的回应了起来。

田蜜娇艳欲滴的红唇放肆地与自己的爹地亲吻着,丁香小舌肆无忌惮地钻入口腔,和田章的舌头搅拌纠缠。舌尖的津液来回在两人的口腔里交换流淌。

田蜜头发所散发出年轻女孩的香味不停钻入田章的鼻腔,田章原本闭着的眼睛也睁开来,视觉嗅觉和味觉的交换刺激让他欲仙欲死。

少女也能够明显感受到田章吻技的进步,娇嫩白晳的手臂死死地搂住田章,动情的妩媚娇躯不断轻微地扭动着。田章双手也不闲着,不断在少女挺拔光洁的背上来回摩挲,有时候手掌滑到少女纤细的腰肢和娇俏的屁股,手指还会无意间带到少女神秘娇嫩的会阴部,自然是引起了少女高大身躯的一阵扭捏。

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湿吻,差不多吻了足有十分钟,吻得很深,田章觉得自己都快醉了。

高挑的田蜜几乎是整个身子都快斜躺下来了,两人的脸上充满了对方的口水。

田章扶着田蜜正了下身子,解开了旗袍的第一粒钮子,田蜜雪白的粉颈顿时就显露了出来。

第二粒。

第三粒。

先是田蜜性感的锁骨,随后是她丰满坚挺的一对乳房。田章把手伸进少女旗袍的已经名存实亡的领口,熟练地解开了黑色奶罩设计在前面的钮子,一对完整的玉兔洁白无瑕地裸露在空气中。

田蜜已然动情,双眸微闭,静静地感受着爹地那双手对于她娇嫩肌肤的刺激。

浑圆坚挺的乳房上两粒粉红的乳头被田章一把扭住。爹地的嘴又贴了上来,从嘴唇,耳根,锁骨的亲吻,到他一口含住乳头。

‘啊……’田蜜像雌猫发情一样失控地喊了一声。

旗袍的开叉到了大腿根部,田章的另一只手从开叉的地方伸了进去,抚摸着少女的臀部。

田蜜媚眼如丝地盯着眼前的爹地,心想之前给他下的日本色情A片一点都没白下。

田章把女儿的旗袍往上翻,神秘的三角地带开始若隐若现。

田蜜穿的是黑色的蕾丝吊带丝袜,显得十分淫靡,田章手指才一触碰到少女的阴部,却发现她的内裤早就湿透了。

‘小骚货,湿成这样了,羞不羞?’田章拿手指刮了一下田蜜坚挺的鼻梁调戏。

‘是爹地厉害!’

田章开始慢慢地扯下少女早已无存在意义的内裤,少女抬起双腿配合着爹地的动作,直到黑色的蕾丝内裤被褪下至一条长腿的脚踝。

田蜜温顺地帮田章脱掉衣服和裤子,然后飞快地除去了田章的内裤,抓起爹地勃起的肉棒贪婪地允吸起来,她可有些等不及了。

田蜜的口交技术很棒,不一会儿田章就感到自己的下体坚硬如磐石了,不过他依然还是耐着性子,尊崇‘慢’字为宗旨,扶着女儿进了卧室,然后光着身子的爹地和穿着被解开至一半旗袍的田蜜轻车熟路地开始‘69’起来。

与以往不同的是,年轻高挑的少女在下,年迈的田章在上,他用一切方法挑逗和刺激着女儿娇嫩的花蕾,这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了。他双腿分开跪在女儿臻首的两侧,尽情地享受着年轻少女精湛的口舌服务,甚至对准田蜜的殷桃小口慢慢地抽插起来,就如同他的肉棒在少女的阴道里那般肆意的驰骋,一下下深入年轻美女的喉底,那种感觉异样的畅快。

少女的身体已经被完完全全地挑动了起来,田蜜穿着丝袜和高跟鞋仰躺在床上,两条修长笔直的美腿被自己的爹地分开,田章的肉棒如同钥匙一样笔直地竖立在那里,龟头抵在年轻的阴户,然后不怀好意地摩擦挑逗着少女敏感的身子。

‘爹地,我痒……’

‘哪里痒?’

‘心痒……’

‘还痒吗?’田章下身一挺,‘嗞’地一声,肉棒缓缓地插入了女儿的阴道,紧实的快感如闪电般袭来。

‘嗯……啊……还……还有一些……’

‘现在呢?’田章没再客气,整根没入田蜜年轻的身体。

‘嗯……好多了。’田蜜满露淫色,舌头舔着娇媚的嘴唇:‘如果能挠挠就更好……啊!……’

田蜜还没说完,田章的下体便开始耸动起来。

田章故意缓慢的抽送让年轻的田蜜不断扭动着白若凝脂的躯体,田章有频率地会突然加重力道,深深刺入,透过阴道直达少女的内心。

田蜜觉得自己快要升天了,这种温柔的快感都从未感受过,她双脚隔着黑色的薄薄一层丝袜,紧紧地缠住爹地的腰,双脚紧绷着不让脚指上挂着的高跟鞋掉在地上,以免打扰到这位正带给她无尽欢愉的男士。

斜眼望了下墙壁上的石英钟,已经十一点多了。天哪,如果没有那一层父女的伦理阻挡,她真想嫁给这个男人,那种别人给不了的父爱和无微不至的关怀,她觉得她要疯了。

田章卖力地抽插着身下年轻的娇娃,一丝不苟如同他在做菜时一样。看来不仅是治大国如同烹小鲜,行房事也亦是如此啊!

高个子的田蜜虽然不是什么小巧玲珑的女生,但沉醉于快乐之中的她,柔软的身子却被爹地轻松地翻了个身,男人和女人轻重不一的喘气声只停了一小会儿,便再度开始荡漾起来。

‘爹地……我好喜欢你从后面……操我……用力……’

田章儿还是慢条斯理遵循着‘九浅一深”的规律,尽管女儿年轻阴道内的壁肉死死地包裹着他的肉棒,噬咬着他每一根神经。

又是十五分钟过去了,田蜜的高潮不期而至。

田章的阴茎就这样放在田蜜的阴道里,然后拔出,少女一阵巨大的空虚,然后她被转过身,那种充实又如愿到来。田章儿抱着女儿的娇躯,双手在她光洁的背部爱抚着,目光死死扣住田蜜那双迷人有神的大眼睛。

四目相对,眼神交汇。

田章顿了一下,下体的速度开始逐渐慢慢加快。

年轻女人的声音开始加大,语言也更加淫荡。

看着眼前穿着旗袍和丝袜的年轻貌美女孩,田章彷彿一下子回到了自己在北京大学修读博士学位的岁月,那时候在旧区胡衕看到穿着旗袍的女人,那腰,那胸,那屁股,在那个单纯年代激发了他最初的欲望,如今,这种欲望得到了加倍的满足!

田蜜的意识有些模糊了,田章也一样,他愈发地加快速度。

加速!

起飞!

田章感到自己的肉棒一下子无比的深入,龟头的前端甚至冲过了子宫颈的防线,年轻女人阴道里的肌肉发狂般地抽搐着,田章俯下身子吻住女儿美妙的双唇,龟头被女儿的花心死死地吸住,两人的性器如同两人的双唇紧紧扣住无法分开,滚烫的精液岩浆般喷发!

精子充满着活力,不停地奔流向少女风华正茂的子宫。

十分钟后,女儿终于停止了娇喘,柔美的身子也不再痉挛似的颤动。

田蜜紧紧夹住田章腰身的大长腿终于完全松开,田章也终于得以完全退出女儿年轻美好的肉体。

‘爹地。’

‘嗯?’

‘对不起除了蛋糕没有生日礼物。’

‘胡说。我收到了最好的礼物。’

相关小说

© 2018 好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广告联系: www269la@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