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二女儿爱丽丝

字体: 特大 | | |

首先我得再自我介绍,我名强利,是一位四十三岁的健康、也算得上相当英伟的男人,已婚,有两位漂亮女儿。

这里记述的事,发生在三年前(一九九六年),当时大女儿十九岁,小女儿十五岁,我那时刚四十岁。

大女儿雪兰身高五呎五吋,体重一百廿三磅,三围是34B.24.35,棕发、眼球浅褐,甜美动人,但不艳丽,酷似她妈妈年轻时模样。

一九九六年六月,她已有孕两月。

(只有我一人知道我是这婴儿的父亲。)

小女儿爱丽丝身高五呎三吋,一百一十六磅,三围是32B.23.34,金发、碧眼,十分美艳,当然这也许是我太喜爱她而生的偏见。

六月十六日星期日,那天,我决定要察看爱丽丝的身体,看她是不是如我的推测,仍是处子之身。

自从知道雪兰怀孕,我便开始观察并秘密记录爱丽丝的经期。

我知道这天是她月经过后的第二天。

今晚我要用与我在两月前复活节时迷昏雪兰的同样方法,让爱丽丝沉睡。

爱丽丝睡前习惯的爱喝一杯我为她调制的热巧克力。

这次我将迷药混置其中,她喝尽后便道晚安就寝。

我等到太太和雪兰都已熟睡后,便轻步进入爱丽丝的卧室。

她室中有小夜光灯,一切都可看得相当清楚,而我也特地带了手电筒来。

她仰卧着,只盖了薄被单。

我掀开被单,发现她穿了件套头的浅蓝睡衣。

我将睡衣轻轻向上撩起,看到她下身穿着比基尼式的小内裤;再向上撩,她的胸乳便露了出来。

她的乳房结实尖挺,上缀粉红的乳头。

我真想握住这对诱人的乳峰揉弄一番,但又怕这样会将她惊醒。

我轻轻将她的内裤往下脱,她没有任何要醒过来的反应。

她的阴毛首先出现,接着便是阴阜和肉缝。

阴阜肥突坟起,上缀一小丛稀疏短浅的卷曲金丝性毛。

下面浅红肉缝密合,左右大阴唇看来极其丰满,肥涨无毛。

我心旌荡漾,裤裆中的鸡巴立刻涨硬起来。

我将她的内裤完全腿下,丢置地毯上。

我将她双腿分开,她的阴户便全部裸露。

她的肉户和雪兰的不一样,近臀沟处的肉瓣特别丰满膨涨。

我扭开电筒,仔细观看她的女性禁地。

用手指左右分开肥嫩的肉瓣,露出桃源小洞。

阴道入口约有nickel大小(注:nickel为美国日用五分辅币,直径约13∕16英吋,或0.81英吋),完整无损的处女膜清晰可见。

我心中升起强烈要采爱丽丝处女花心的欲念,但我知今次决不能造次冒险。

灵机一动,我脱下衣裤,八吋多长的粗壮鸡巴立刻弹出,向上成四十五度翘起。

我侧卧在爱丽丝身旁,将腿伸入她的双腿下方,将她的右腿轻抬搁在我的腰上,我调整臀部的位置和角度,微挺臀部,鸡巴对正阴户。

阴道入口太小,大龟头不能进入,只好将它紧塞在阴道入口。

龟头接触到女儿的柔嫩屄肉,有十分奇妙的快感。

我极轻的握住爱丽丝尖尖白嫩的乳房,入手不是那种软绵绵的感觉,而是十分结实富弹性。

我将龟头紧紧压住她的小屄入口,自己用手上下抚弄阳具。

一阵阵快感传来,有了要发射的感觉。

我停止抚弄,立即用手指揉压会阴部,待那感觉降低,才再开始微耸腰臀,继续抚弄阳具……

这样重复做了多遍,快感愈来愈浓,好几次我都几乎想要挺动鸡巴,插入她的阴道,但都被我用极大的意志力量悬崖勒马的忍住了。

我增加微挺的速度,终于感到一阵酸痒,我将龟头紧紧顶住屄眼,一大股热浓的精液,狂喷而出。

紧接又是再一股,又再一股。

龟头仍继续跳突射精,但射量逐减,近一分钟才停止。

拔出已开始软化的阳具,立起身来,我迅速穿回衣裤。

爱丽丝仍在呼吸平稳的甜睡,我用电筒照射,仔细再察看女儿的阴户。

看来和我刚看到时几乎是完全一样,肉缝依然密合,只是肉瓣下方似较方才突出些。

我轻轻分开肉瓣,肉屄小洞中尽是白稠的精液,自小屄入口处缓缓渗出,流浸臀沟。

我心中很满足,我虽没有真个消魂操爱丽丝的嫩屄,但我已在她屄里射精!

我轻吻她的樱唇、乳尖和肉缝,小心的替她穿回内裤后,拉下睡衣,盖上被单,才回自己卧室。

第二天早晨爱丽丝看来和平时一样,美丽清新。

她穿了另一件淡绿色的睡衣来厨室早餐。

我和她如常的轻拥一下,为她准备了丰富可口的早餐。

她表现得很正常,没提及昨夜有何异状,但我可确定她起身时已察觉到阴道中异常的大量液体,和内裤裤裆上的大片粘潮。

她定已把弄脏了的内裤和睡衣脱去,换上干净的内裤和睡袍才来用早餐。

虽知这是爱丽丝的安全期,但心中仍有些忐忑担心她怀孕。

她的卧室与雪兰的卧室相距不远,近来雪兰可能因有孕,常爱午睡,夜间则午夜过后才就寝,这便大大的减少了我去爱丽丝卧室偷香的机会。

我仍暗中察看爱丽丝浴室的清洁桶;七月的第二个星期,清洁桶中出现了月经绵,爱丽丝的月讯如期来临,这使我一月来的牵虑顿释。

每年八月我们全家都会出外去露营数日。

我爱好野外活动,常一人外出,一切野营用具周全。

数年前和四位过去服务在同一公司的同好老友(与我际遇一样,因公司股值上升,现均已十分富有),在邻州一老地主家族处购得山谷千余英亩适合野营林地,中有一湖,上下游山溪地质均系沙石,源头活水,湖水清澈。

因系私有地段,向无外人进入,湖中尽多鲜美肥大的鲈鱼(bass)及其他多种鱼类。

我们合资包工开路进入各自领域,自山下架入电源。

我又在湖滨包工构筑小屋,陈饰内部,可容六人进驻,并加空调、厨、浴、冰柜等设备。

利用地下水源,钻有一井,设家用小水塔,自动抽水机,饮水过滤箱,receptivetank(注:封闭式地下巨型容积混凝土箱,可容纳抽水马桶多年之排泄),并且备有小型发电机,贮藏足量油料,以备停电时用,如一极小型别墅,惟缺电话。

但因我携有行动电话,与外界联络,并无问题。

为了能在此享受天然‘露营’之乐,特将小屋左近一处山林开辟整平,可在该地架设营帐,并在其旁叠石围炉,设棚堆积柴薪,以便烹饪,或升营火取暖,但浴厕则均用屋中设施。

为此,浴厕建构在小屋进门一侧,方便露营时出入。

老友们近二年鲜少光临,幽静山区,仅我一人常来小住,或架单人小帐篷露营,垂钓湖中,享受湖光山色,天然乐趣。

七月底我开始计划,拟定去这山区露营。

雪兰已怀孕四月,不想参加,而太太裘蒂决定在家陪大女儿。

但爱丽丝仍是十分想去露营,兴致极高。

对我和爱丽丝俩人照原定计划前往露营,裘蒂也没有反对意见。

原订八月十日起程,很凑巧的这也正是爱丽丝月经过后的第一天。

对只有我们俩人去湖边露营,爱丽丝觉得十分兴奋。

第一天。

一九九六年八月十日,星期六。

我清晨五时起身,一想到我可和爱丽丝单独相处,内心便充满兴奋。

我清点行装,事实上,我因常旅行外出或露营,驾轻就熟,主要物件平时都已准备停当。

爱丽丝六时起床,她对此次野营,也是极为向往,兴致勃勃。

我们七时卅分开车出发。

下午二时卅分我们到达目的地。

天气十分热,温度华氏九十余近百度。

我虽携有大型野营用冰柜,内有可保冷一星期的干冰,但我只用其储饮料,仍将带来的肉类食物、生菜、水果、鸡蛋、牛油等存入小屋电冰箱中。

自车顶卸下独木舟,然后搭设营帐。

这是一座六人用帐篷,两人用时相当宽敞。

篷帐搭好后,爱丽丝便去附近林间、湖边随意张望探视,我继续自车上卸下携来物件。

我将两个气垫充气后,并拢排列;将两个睡袋完全展开,平铺其上;盖上大床单后,并排放上两只枕头,再覆上被单。

铺尾脚下放置一条大毛毯,以备夜深温低时用。

帐中炎热非常,寝具排妥后,我便立即退出,已是混身大汗。

举目四望,我看到爱丽丝在湖边的沙滩上。

我大声叫她,告诉她可以去湖中游泳。

她马上回到营帐,我将她的旅行衣袋自车中取出,放置营帐中,爱丽丝便入帐换衣。强行克制住想要偷窥的心态,我继续自车上卸下装有各种用品用具的硬纸盒,整齐堆置在营地一侧。

爱丽丝从帐中走出,穿了件全新的‘一件头’的白色泳衣。

我的眼神立刻被她平坦小腹下那圆突鼓涨的阴户所吸引,我只有尽力克制自己不去看它。

我告诉她先去湖边,我随后即来。

我内心很高兴她没有对我在帐中所作的‘同睡一床’的寝卧安排提出异议。

我换上短泳裤,来到湖边。

爱丽丝已站在水深及她颈项的湖水中。

我走入浅水,脚踝着水,顿觉清凉舒畅。

爱丽丝向我这儿移过来,她那青春健康的少女身体逐渐自水中现出。

我惊诧的发现,她那泳衣浸水后变得完全透明,她的一对玲珑的乳房高高耸起,乳头因凉水的刺激,已自变硬突立,清晰显现。

她微笑着,继续向我走来……

她的肚脐……

她的阴户……

都逐一显现。

在那透明的泳衣下,她那肥涨的大阴唇,粉红的肉缝,尽呈眼底,连阴阜上的卷曲性毛,都历历可数,事实上与全裸无异!

她站在深只及膝的水中,双腿分开,那姿态好美,好诱人!

瞬间,我的鸡巴在泳裤中撑起帐篷,我不敢再停留,立即快快进入齐腰的水中,不让女儿看到我胯下的丑态。

我开始向湖心游去,我听到后面的拨水声,我知道爱丽丝跟在身后游来。

在离岸约卅码处,我停止前,回身蹈水,看着爱丽丝游近。

‘很好玩,是不是?’我问她。

‘好极了!真棒!’她高兴的回答。

我翻潜入水,来到爱丽丝下方。

水深约八呎,我立足水底,抓住她的双脚,将她向上抛起。

我随即浮出水面,爱丽丝自空中掉回水中,开心格格的笑。

我向岸边回游,在脚可踏到湖底,水深及肩处停下。

爱丽丝自后攀上我肩,企图把我的头压入水中;我则反身蹲下,捉住她的细腰,她用双腿夹住我的腰,我假作要推开她,好几次故意短暂的触碰她的乳房,她吃吃的笑着,她一再用力要把我压入水中,都没有成功,她的乳头变硬巍巍突起,我猜可能是被碰触到时的自然性感反应。

最后她停了下来,略谈几句,我便走出水面,回到营地。

我自冰柜中取出一罐啤酒自用,一瓶八盎司的小瓶瓶装的水果酒给爱丽丝。

从来只有在晚餐时,才会给爱丽丝少许饮酒,平时并不让她饮用酒类。

这次我除啤酒外,也特地带来了几打八盎司小瓶装(低酒精含量)的各种酒类。

我来到湖边,爱丽丝正坐在清凉的浅水中。

我将酒瓶递给她说:‘你的妈妈不在这儿,现在是由我作主!’

她微笑接过酒瓶,打开瓶盖,喝了两口:‘这很好喝!’

我坐在她身旁,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去盯看她的乳房。

我相信她明知她的泳衣浸水后是透明的,可是她似是一点也不在乎让我看到她那一向不让我看到的三点禁地。

她是在有意诱惑我?

还是在戏逗我?

我们不时低声谈话,尽量放松,徜徉在明朗的艳阳蓝天下,宁静的湖光山色中。

喝完冷饮,我起身回到营地。

现在已是下午四时,我便用些前时已备好的木柴开始生火,然后再拿了两份酒饮料,来到湖边。

爱丽丝已在深水中载沉载浮,见我回来便返身向岸,潜入水中,我站在齐膝的水中等待。

她露出水面,向我行来。

我眼睛无法离开她那明显呈现的肉屄和乳峰,我赶快递过酒瓶,急急走入深水,掩藏住我立时又高高撑起的裤裆。

我心中有强烈的欲望,要剥去她那透明的紧身泳衣,尽情揉弄她的美妙的三点。

我欣幸爱丽丝不能解读到我这深藏在心中想侵犯她的邪念。

我们喝酒谈笑,又再游了一回泳。

五点半左右,我回到营火旁。

燃烧后的柴木已成一堆红热的木炭,我用锡纸包了马铃薯,放在炭火堆旁,又重新加添了柴火,进屋取了两块T骨牛排出来,任其解冻,另将生菜、面包、刀叉等备就。

实在太热了,我又再回湖边水中消暑,爱丽丝也仍坐在水中乘凉。

十分钟后,我再回到营地,将牛排放在烤肉架上烘烤,几分钟就已烤就,我便招呼爱丽丝来用餐。

爱丽丝走回营地,我用意志强迫自己不要看女儿的明显可见的诱人的乳房和阴户。

我为爱丽丝调了一杯用JackDaniel和可口可乐合成的鸡尾酒,她开心的饮酒进餐,可能是今天初次饮酒较多,爱丽丝显得十分轻松,多次格格发笑。

餐后我们很快就清理就绪,爱丽丝喝完酒后还再要一杯。

我不想她真的喝醉,便只用了少许一点酒成份,绝大部份是可口可乐。

天仍很热,我们便再去湖边游泳。

我原想建议裸泳,但不知应如何启齿。

事实上,爱丽丝身上的禁地都已毕露,穿不穿泳衣都是一样。

我们游玩直至天黑,才回到营地。

我添加营火,打开收音机,我们聆听音乐,我又再调了酒份不浓的饮料,爱丽丝显得十分轻松飘飘然,但并没有醉。

我建议她换下湿衣,她便进帐更换,出来时穿了睡衣,将泳衣挂在我已架就的绳索上风干。

我们坐在远离营火处听音乐,偶也细声谈话。

繁星闪烁,明月在天,无风,气温已稍低,但仍很热。

十点卅分,准备就寝。

我心中忐忑,天人交战,有些犹豫,但又万分想要奸淫爱丽丝。

爱丽丝进屋去上厕浴,我便进帐脱去泳裤,穿上内裤。

我将被单揭去,放置一旁,在营床右侧躺下。

几分钟后爱丽丝进帐,手中提着一盏电池灯,她在我身边躺下,将灯熄去。

我转身向她侧卧,月光自帐篷边纱窗透入,我可清晰的看到爱丽丝,她面颊向我仰睡着。

两、三分钟后,她说:‘这里太热,我睡不着。’

‘把睡衣脱去,那样会凉快些。’

我不知她会如何反应,我想她大概不会脱去。

‘爸爸,真的吗?’她说。

‘在暗中我又看不见你,为何不试试看,难道要穿着挨热?’我回答。

她没有回应。

几分钟后,她坐了起来,将睡衣脱去。

我还真不能相信她真的会脱去。

我可看到她穿有内裤,但无奶罩,美乳耸立,惊鸿一瞥,她就反背侧睡。

我的鸡巴立刻硬涨起来。

我有些失望只能看到她的背影。

我好想她,但又不知要如何着手。

我决定冒险一次。

我将我已涨成八吋多长的硬梃鸡巴自裤裆边释放出来,在微明的月色下,硕大的龟头看来真似一顶钢盔戴在一根肉柱上。

几分钟后爱丽丝说:‘我仍是好热。’

我鼓起勇气,说:‘脱下你的内裤。内裤紧身保温,只会使你感到热。’

‘你在开玩笑。’她回答。

‘才不是开玩笑。内裤是尼龙和棉合成,尼龙是特别保温的。’我告诉她。

她不再说话。

又过了好几分钟,她回转头向我张望。

我假装闭着眼睡着,眼帘稍留一缝偷看。

令我惊喜的是,爱丽丝竟真的伸手抬臀,脱去了内裤,但仍是侧身背向我而睡。

我的鸡巴膨涨得难受。

不到一分钟,我发觉爱丽丝转过头来向我看。

我继续装睡眯眼偷窥。

她显然发现了我下体竖立的旗杆,注目向它凝视,然后又望向我脸,看我是否已睡着。

我保持原状不动。

见我不动,她以为我已睡着,她坐了起来,面孔移近我的下体,仔细观察我的八吋多长高昂的粗壮鸡巴。

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奶子,心中十分激荡。

她观看了好一会,才仰卧下来,张开双腿,眼睛仍盯着我挺立的鸡巴,右手伸入腿间阴户上扪弄。

她在看着我的鸡巴自慰!

我暗自庆幸我的计谋得逞。

我鼓足勇气坐起,爱丽丝立即把正在扪弄阴户的手缩回,将腿并拢。

我俯身将脸靠近她的阴户。

‘你在做甚么?’她轻声问。

‘蜜糖,只管放轻松!’我压住冲动的情绪,镇静的回答。

我将脸凑近她的阴户,她躺着没有移动。

我轻吻她的肉缝上方开端处,即将舌伸入屄缝,她的肉缝已相当湿润,我上下舔弄。

她的呼吸开始加快,我再继续舐吮。

过了片刻,她将腿向外分移,以便我可舐拭整个阴户。

我将头半埋入她的大腿间,舌头移向肉缝下方,用手分开肥嫩的肉瓣,卷舌成筒,插入屄眼,品尝女儿的爱液。

屄中发出特殊的少女芬芳气息,爱液淡甜稍带碱味,十分可口。

舌耕十来次后,在肉缝中找到她的阴蒂,用舌拨弄几次,便用嘴唇含住这颗小珍珠,用舌尖顶住,快速来回拨弄。

爱丽丝想已十分动情,呼吸开始粗急,不停的耸起玉臀,将屄凑上来,让我舐吮。

我伸出右手揉弄她微带汗湿的左乳。

这是我第一次大胆揉捏爱丽丝的乳房,那柔嫩又有弹性的感觉真美妙。

我揉弄了左乳,再揉弄右乳,轮番玩弄,不时用指尖搓捏乳头,她的乳头便都变硬站立起来。

我再坐起来,飞快脱去内裤,面向爱丽丝,紧贴她左边侧身躺下,将双腿伸入她的双腿下。

‘你在做甚么?’丽丝问。

‘我想用鸡巴磨擦你的屄!’我回答。

‘我不知道……你应不应这样做……’她说。

‘不要担心。你说要停止时,我就马上停止。’我回答她。

我以为她会反抗,很惊喜的她并没有,而是任我摆布。

我想她对性可能稍有一点基本知识,但全无经验。

我将她的左腿放在我的腰上,右腿架放膝盖上,我移动臀部,涨硬的龟头挤进肉瓣,在肉缝间上下磨擦了廿来次。

然后,将鸡巴对正阴道,龟头抵在小屄入口,微挺屁股,将龟头紧顶在屄眼上。

‘当心!轻一点!’

她似相当的激动,也暗示她已同意我这样做。

我停止前进,手指伸入肉缝中,磨弄她的阴蒂,她的阴道已十分润湿。

爱丽丝发出低声的呻吟……

我继续逗弄阴蒂,隔了一会,她开始微扭玉臀,作小幅度的旋磨转动,我知道她一定是觉得相当舒服。

我捉住她的手,放在我的肉棍上。

爱丽丝的手开始时只是放在我的涨硬的肉棒上。

几秒钟后,她开始轻捏肉棒,再继续摸索我的鼓涨肾囊,和它里面的一对饱硕肉球。

摸索了好一会儿,又再用手圈住肉棒,上下套动。

我的手也没闲着,我一会拨弄她的肉蒂,一会揉按她的两只奶子,下面的涨硬的肉棍一直紧顶在女儿的嫩屄入口。

几分钟后,她手指放松,离开了肉棒。

我正自失望时,突觉得她的手托握着我的整个肾囊,玉臀向下移压,耸动阴户,将我的龟头逼进她的紧狭小屄入口。

我听到在她大口呼吸,她的湿滑阴肉紧紧裹住我的龟头,那感觉美得不可形容!

这是我梦寐以求的一刻!

我立刻挺动腰臀,将铁硬的鸡巴向屄心挺进。

龟头触到了处女膜,我全力推进,轻易突破瓶颈阻碍,半根鸡巴已插进爱丽丝的处女阴道里。

她‘嘤’了一声,张口吸气,但没有阻止我的行动。

我觉得十分快感,再继续耸动腰臀,很快的我整条阳具全根尽入,深插在女儿又紧又热的嫩屄中,龟头顶在屄心的一团嫩肉上,我知道我已触到女儿的屄花心:她的子宫颈。

我顿时起了要射精的强烈感觉,我便让鸡巴停止不动。

在这插入的过程中,我的手却是一直在动,不停的拨弄她的油滑肉缝中的阴蒂,爱丽丝断续的低声呻吟。

片刻后,我觉得我已控制了那要射的敏感。

我开始缓缓的小幅度抽送。

她的阴道又紧又热……

不可言喻的快感阵阵袭入脑海,我开始大幅度抽送。

我将阳具抽出五吋左右,再全根插入,每次插到尽根时龟头便按住花心软肉团,一阵旋磨……

‘呃……噢……轻一点……’

爱丽丝颤声断续的呻吟,阴道紧凑湿润,抽插起来,畅滑无比。

完全无视于她的‘轻一点’的央求,我继续强力奸操爱丽丝的嫩屄,狂风暴雨似的大抽大送,一口气冲刺了四百余次。

‘轻一些……你弄痛我了……呃……啊……好酸……噢……呀……’

她呻吟着,一直央求我温柔些,断续的告诉我她的屄里十分胀痛难当。

我暂停片刻,膨涨的鸡巴全根留在屄里。

‘真对不起,我太粗鲁了,但是你太美了,我实在忍不住,你现在觉得怎么样?’我问。

‘刚才有些痛……现在好一些……你太大,撑得我里面好涨……好酸……但又有说不出的舒爽……’她回答。

‘蜜糖,我还要再来。’

知道她已能享受性交的美畅,我也没有征求她同意,便再度开始抽送,先缓缓的,然后逐渐加快操屄的速度。

我的手指则抚在阴蒂上,磨旋研磨。

她急促的喘息,不断的轻声呻吟。

抽插了三百多次,强劲的性快感涌入脑海。

我知道即要射精,鸡巴用最快速度在女儿阴道中冲刺。

‘爸爸……噢……爸爸……’爱丽丝大声叫。

紧接着她双腿挺直,紧裹住我全条鸡巴的阴肉强烈收缩,一大股热烘烘的淫水涌出,浸湿了我阳具,爱丽丝已被我操上高潮!

我的鸡巴更为膨胀,我再奋力抽插了廿余下,龟头感到一阵出奇的酸痒,浓精脱关而出,我将鸡巴深插屄心,尽情猛射,心中无限的满足。

这是自四月前偷奸大女儿雪兰后的第一次狂悦的性发泄!

‘你射精了!’

她的语气露出惊诧,她已觉察到我的鸡巴正在她的屄中一突一突的射精。

她的阴道仍在强劲痉孪,一张一合的吸咂着我的阳具。

‘爱丽丝,我爱你,真美妙极了!’

‘你在我里面射精……我没有想到你会这样做……这可能会使我怀孕。’

她显得有些惊慌不安。

还没变软的鸡巴仍插在爱丽丝的屄里,我让它仍留在里面,我知道爱丽丝可感到我的鸡巴涨塞在她屄中,我故意迟迟不拔出。

‘爱丽丝,我知道你想要我的鸡巴……你没有跟我说要我拔出来射……但我相信你不会因此怀孕。’

我当然不能向她说,我知道她现在是在安全期中。

她没有回答。

我拔出已渐软化的鸡巴,我们两人都在流汗,很热。

我牵住她的手说:‘我们去游泳!’

出了帐幕,爱丽丝要去拿挂在绳上的泳衣。

我说:‘你不需要穿它!’

我发觉她腿间有些行走不便,我便将她抱起,她温顺的让我抱托在胸前,白嫩的手臂自然的勾住我的脖子。

我是一个强健有力的壮汉,轻松的抱着她,来到湖边。

走进清凉的水中,在及她胸部的水深处将她放下,我们开始洗去身上、头上的汗渍。

我在水中将全裸的爱丽丝拥抱着,将她的玉乳压在我的胸前,我用手按压她的屁股,让她那丰隆的阴阜紧贴着我仍半硬的阳具。

我告诉她我心中是如何的想她、爱她。

她细声回答她也是十分的爱我。

但我总觉得她有心事,眼神中似有些不安。

‘爸爸,你带我出来露营,是不是为了想要和我性爱?’

‘不是。’我只好撒谎。

‘但不能否认的是,我是真的好爱你的全身每一吋,我想你也很喜欢我的鸡巴吧?!’

她低头不语。

隔了一会才说:‘我猜我是真的喜欢你的鸡巴。但如果我怀孕了,那该怎么办?’

‘告诉我,刚才你是不是也和我一样,十分享受我俩的美妙性爱?’

说完我注视她,停顿片刻。

她低着头,默默不答。

我继续说:‘如果你真的怀孕了,我一定会作十分妥当的安排、照顾你,决不会让你有任何的碍难委曲。只是……爱丽丝,我俩间的事,决不可向任何人透露,如果别人知道了说出来,那我就会被关进监牢。’

‘不要担心,爸爸,我爱你,这是我俩的秘密,我决不会告诉任何人!’

她深情款款的望着我回答。

我再度紧拥她,也开始觉得水温有些凉了。

似新婚爱侣似的,我抱托着全裸的爱丽丝,她仍用玉臂环抱我的颈项,我走回营地,进入帐幕。

用毛巾擦干身体,我们并头躺下休息。

爱丽丝只穿回内裤,我则全身裸卧,握住爱丽丝柔软的小手,一会便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第二天。

八月十一日,星期日。

拂晓前,我曾醒过。

感到有些凉,我便拉过床单和毛毯,为爱丽丝和自己盖上。

我仔细端详爱丽丝,美丽的半裸女儿,正安稳的甜甜的沉睡着。

我再醒来时已是早上六时。

回想昨夜,好似一场春梦。

但我知道那不是梦,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爱丽丝背向着我,侧身甜睡。

我轻轻揭开毛毯被单,看到她白嫩浑圆的屁股,不觉砰然心动,我的阳具立刻膨涨弹起。

想到它昨夜采了爱丽丝的处女花心,一再放肆蹂躏她的嫩屄,而且在屄花心深处勇猛的射精,我不禁得意的笑了。

拨开春思,我拿了衣裤,离开帐篷,去屋中浴室梳洗。

梳洗完毕,我在冰箱中取出早餐所需各物,回到营火炉前生火,煮了咖啡,便开始用小火煎bacon。

不一会bacon的香味便弥漫营地。

爱丽丝穿了睡衣自帐中出来,她避免看我,仍似有些不便行走的,蹒跚进入小屋中洗嗽。

一会嗽毕出来,低头慢步来到炉边坐下。

看来她似相当不乐,心事重重。

‘爱丽丝,为甚么不讲话?你知道我爱你,那是永远不能更改的。昨天晚上对我说来是最特殊的一夜,那令我心醉的欢快是无可形容的!我知道你也觉到舒畅,也许没有我那样浓烈的感受,但我知道你有到性高潮。我俩相爱,这并不是什么羞耻的事!’

她仍是低头不语。

半晌她抬起头,美目注视着我,平静的说:‘爸爸……大家都说……女儿是不应该和爸爸操屄做爱的!’

‘为什么不可以?圣经中的那提(Lot)不是就和他的两个女儿操屄做爱?我相信他们都很喜爱性交,享受性交的快乐,常常操屄,才会生出许多的子女,后来族群繁衍,遍布各地。更重要的是,上帝非但没有用雷霆惩罚那提和他的女儿们,事实上更给了他们祝福。’

‘可是如果我像那提的女儿一样的怀了孕该怎办?’爱丽丝问。

‘如果真的怀孕了,到时一定会妥善处置……雪兰怀孕了,现在可不是很好吗?……可以想想这会是多么特殊的事,是你和我的爱的结晶!……现在我们来用早餐吧,今天我们有许多好玩的活动节目!’我向她说。

她不置可否,默然不语。

我也决定,我定必尊重她的意愿,不要作任何造次。

我替爱丽丝做了炒蛋,加上bacon,倒了橙汁和咖啡,她沉默的慢慢的进餐。

餐毕,我要爱丽丝在帐中稍息,我迅快收拾清洁,将独木舟放在湖边,将啤酒、小瓶水果酒,汽水放在手提小冰柜中,放了些干冰。

又拿了几包零食,放置船中,取出钓杆、网鱼行头用具,挂在船侧。

我坐在舟尾操桨,将舟驶入湖心。

爱丽丝坐在船中部,开始吃零食,饮用瓶酒,渐渐的她恢复了原态,开始谈笑。

我们两人钓到好几条鲈鱼(bass),其中以爱丽丝钓到的一条最大,长达十六英吋,便留下这条准备作晚餐。

回到营地已近下午一时。

我立即开始清剖鲈鱼。

爱丽丝显已复原,行动如常,她换上泳衣,去湖边游泳。

这里不会有外人来,我本想告诉她我们不用穿泳衣,可以裸泳,但想想还是作罢,免她不安。

我割出两片净鱼肉(filet),丢弃其余部份,将净鱼肉放置屋中冰箱中,随即也换上泳裤,在手提小冰柜中加放饮料,做了几份火腿、腌牛肉(cornbeef)、生菜三明治,放入冰柜,带了特大毛巾,提柜走向湖边。

我来到时爱丽丝正在深水中载沉载浮。

‘喂,爱丽丝,这儿有三明治!’我高声叫她。

她向岸边游回。

我在沙滩上铺上特大毛巾,放上食物饮料。

爱丽丝面对我坐在毛巾上,无可避免的我的目光又落在她那透明泳衣下、清晰可见又特别肥突美屄上。

我尽力拉开目光,向她递过一瓶酒。

‘你在想要把我灌醉。’她接过酒瓶说。

‘我可没那么想。我也带来了汽水,你想喝你也可以喝汽水。我只是以为你挺喜欢喝这种酒,我真的没有想要灌醉你。’我回说。

‘对不起,爸爸。我猜我只是对一些事情仍是有些不能确定。’她说。

我们慢慢的用午餐,随意聊些普通话题。

吃完我们坐进水中,出水日光浴一会,又进入水中游玩消暑。

下午六时,我回到营地准备晚餐。

我将鱼放在架上烘烤,便招呼爱丽丝回来晚餐。

鱼鲜美可口,我给她一大盘烤鱼、凉拌生菜,脆马铃薯片和一瓶苏打汽水,她接过吃得津津有味。

餐后我迅速清洗餐具,整洁营地,我们再去湖边游泳,天黑才回营。

今天温度远低于昨日,我升起营火,爱丽丝换上睡衣,我穿了短裤汗衫,围炉而住。

我们闲谈了一回,也谈到雪兰已怀孕四月,和一些无关重要的琐事。

十时卅分,我们准备就寝。

我让爱丽丝先去屋中浴室淋浴,她浴毕返帐我再去洗浴。

回帐时,爱丽丝已躺下,一如昨夜我作的安排,她并没有作要分床独睡的要求。

我脱去汗衫短裤,爱丽丝盯望着我那累累赘赘半硬的鸡巴。

‘不要担心!没有你首肯,它是不会碰你的!’我告诉她。

‘我知道。’她平静的回答。

我套上一条内裤,关灯躺下。

‘爱丽丝,我爱你!……如果觉得热,你不妨脱下睡衣。’我说。

‘我也爱你,爸爸。’她回答。

她没有动静。

隔了一会,她坐起来,脱去睡衣,下面穿着三角内裤。

她背向我躺下,我也转身背向着她侧卧。

但想起昨夜的风流情景,鸡巴立刻涨硬起来。

我赶紧收拾绮念,闭目睡觉,不知何时便已掉入黑甜乡。

第三天。

八月十二日,星期一。

我很早醒来。

去屋中梳洗修面后,便开始准备早餐。

爱丽丝出帐,已穿上睡衣,便进屋洗嗽。

事毕,她来到营火边住下。

她的神态,很清新自然,她和我谈今天的活动节目,面露微笑,十分兴致泱然。

我做了煎蛋,香肠,炒家常马铃薯丝。

餐后我驾轻就熟迅速清理停当,便准备出发。

今天预定目的地是湖对岸的山脊,那儿我曾去过,山岩中有几条紫色半透明石英矿脉,很是美丽,我想爱丽丝会喜欢。

我带了手提冰柜,中放啤酒,小瓶装酒,矿泉水,三明治等。

我又另带了轻便凿錾工具,将各物放在背袋中,换上越野便装,八时开始出发。

我们大致是绕湖而行,在树林中徐徐行进。

朝阳穿树梢透入,空气十分清新。

爱丽丝似乎一直在沉思,默不作声。

良久,爱丽丝说:‘爸爸,这里似是与世隔绝,只有我们俩人。情景看来好像和电影蓝礁湖(BlueLagoon)一般。’

我记得那是一部相当久以前拍摄的电影,故事是一对落难在孤岛上的幼年男女,相依为命,两小无猜。

年齿渐长,情窦初开,很自然的俩人开始男女性爱,因而受孕,后来少年爱侣终于回到了文明世界。

我没有立时回答,我在想她说的话,但不能确定她是何用意。

我们又再沉默的继续行进。

又走了一阵,我估计已走了一半路,便暂停片刻,休息饮水。

天有些热,我们俩人都在出汗。

行行复行行,我们终于到达目的地。

我找到石英矿脉,开始敲凿。

我成功的掘出很多块美丽透明的石英。

爱丽丝很高兴的拾起,收入手袋中,并说回去后她要选几颗送给她的好友同学。

我们大功告成,十分高兴,已近正午,我们坐在山顶石上享用携来的饮料和午餐,一面欣赏群山的景色。

回程时我们缓缓而行。

爱丽丝一直沉默,似陷入深思。

我也不知该如何启齿,也就不去打扰她,两人默默而行。

回到营地,把远足所得和工具收拾好,爱丽丝便要去游泳。

她入帐换上泳衣,我递给她一小瓶酒。

她离去后,我换上泳裤,带了小冰柜,放入多瓶水果酒和啤酒,走向湖边。

我来到时,爱丽丝在离岸廿码的水中,向我招手。

我在她放酒瓶处放下冰柜,发现她瓶中酒已喝了大半。

我走入水中,洗净因长距离远足而致的满身汁渍,顿觉清新。

我回到岸边,取了一罐啤酒,坐在浅水中。

爱丽丝微笑自深水向我移近,身体逐渐自水中露出,我注目欣赏她的诱人少女曲线。

她停在我面前数呎,深只及膝的水中,双腿美妙的分开,她的屄的高度与我的眼帘高度一样,正对着我。

透过薄而透明的泳衣,她的美屄纤毫毕露的呈现在我眼前。

心中欲念沸腾,我抬头看她的脸。

‘这儿就是我们俩人的“蓝礁湖”!’她微笑着说。

‘在“蓝礁湖”里,他们没有穿游泳衣。’我嘻笑着说。

‘爸爸!’

她带着不满的语调说着,然后就走开去拿她的酒瓶。

我本想要向她说,她穿这样的着水就变成透明的泳衣,穿不穿也都一样,但我想想还是不说出口为宜。

下午其余的时间,温度适中,我们游水,日光浴。

我啜饮数支啤酒,爱丽丝也喝了好几瓶水果酒。

在晚餐前,她虽没醉,但看来有些飘飘然,十分轻松。

天气较凉,餐前我们都已换上睡衣。

晚餐烤了牛排、马铃薯,还拌了沙拉生菜,我们远足游泳用了体力,味口奇佳,吃得很开心。

餐后爱丽丝依着我,坐在营火边细语。

她问我在十来岁的时候的经历,我也尽所能忆的告诉她。

她问我甚么时候第一次和女人性交,我告诉她是在我十七岁时。

‘她那时多大?她是处女吗?’她问。

‘她十六岁,不是处女……但你妈妈和我结婚时仍是处女。’

我坦率的回答,但没有说出当时性爱的详细情节。

九时我们准备入睡。

爱丽丝先去屋中沐浴,我先进帐,脱去衣裤,仍如昨晚,只穿内裤。

她浴毕进帐,身披睡衣,躺在我身旁。

电池灯仍亮着,等待她关灯就寝。

她没有关灯。

‘爸爸,可不可让我看看它?’她问。

我知道她说的‘它’指甚么东西。

她这样的要求完全出乎我意料外。

我真高兴她会提出这要求。

‘当然可以!’我回答。

我脱去内裤,鸡巴软洋洋的,我尽量保持冷静,不让自已动情。

她凑近来,问道:‘我可不可以摸摸它?’

‘当然可以。’我说。

她的手轻轻碰了它一下。

我一直在想要保持冷静,但不争气的家伙竟在她的轻轻一触下,一霎间便膨涨成一条八吋多长粗壮硬梃的肉棍。

‘它好大!’她惊叹的说,用手指摸弄我涨得紫亮的菌状龟头。

跟着她双手轻握鸡巴的棒身,仔细观看,然后用手指摸弄我的肾囊中的两个肉球。

我的龟头马眼泌出了一些自然性润液,她一边玩弄阳具,面上带着一丝不含好意的诡密微笑,我以为她会用手重重的我捏痛我的睾丸。

她停止玩弄我的阳具,将她套头的睡衣拉去,我惊喜的看到她并未穿内裤,她乳峰巍巍挺立,但看不到阴户。

她立即跨坐我身上,面向着我,这时,我看到了她的肉屄,正在凑近我的鸡巴。

她用手抓住鸡巴,小心的将龟头塞入屄中。

湿热的阴道包裹住龟颈……

她慢慢的坐下来……

硬挺的鸡巴一吋一吋的没入她的阴户……

终于全条阳具都进入她的下体。

是那么的性感刺激,我忍不住发出呻吟。

‘这样你可喜欢?’她半露洁白的贝齿嘻笑的问。

‘啊,当然,真美妙极了!’我喘着气回答。

我有些迷惑,也喜不自胜。

我的美艳的女儿竟自愿和我淫媾!

我伸手握住她的胸乳,轻轻揉弄。

她稍微抬起臀部,再坐了下来。

啊!

肉棒被嫩屄紧夹的滋味真妙!

我一手捏着她的奶子,一手探入屄缝,揉弄她的阴蒂。

‘啊!爸爸,你摸得我好舒服!’她兴奋的说。

她抬起臀部数吋,小屄仍紧紧含住鸡巴的前半段,再坐了下来,小屄重又吞下全根阳具。

她重复的做这动作,小屄一遍又一遍的吞吐套弄我那擎天一柱似的坚梃粗壮的鸡巴。

这样上下套弄了好一会,阳具上的快感也越来越浓厚。

坐下时她的臀部开始前后移动,渐渐变成优美的有节奏的旋磨。

她闭上美目,开始呻吟,而且加快了上下抬动和旋扭的速度。

看着自己的大鸡巴在女儿的美妙阴户中飞快的出没,我心充满快感,那要射精的感觉也愈来愈接近。

实在太性感了,在女儿主动的上下磨旋下,我无法停止阳具和阴道的的磨擦互动,我尽量忍住,支持到最后一刻……

终于……

‘我要射了!’我低吼着。

我以为爱丽丝会移动阴户,让阳具脱出阴道,但她反将上身俯贴我的胸膛,让鸡巴全根深插小屄,玉臀更迅速的磨旋。

几秒钟后精液夺关而出,射入屄花心深处。

她也大口喘息着,阴道强烈痉挛,她的阴道中迅快的充满了我的精液和她的阴精的混合粘液。

‘把你的腿放在我的腿当中。’我告诉她。

她依言照办。

这样我们的生殖器便更紧密的接合着,我的阳具尚未软化。

‘你喜欢吗?舒不舒服?’她问。

‘太棒了!好舒服!’我回答。

‘我觉得到你射精时龟头会涨大和跳突,也可感到你的喷射。’

她说,语气中没有不高兴的迹象。

可是我仍然向她表示歉意:‘我很抱歉。但我曾警告你,我即将射出。’

‘我就是要你射在里面。我知道你在我屄里射精时你会很快乐!’她说。

这是事实,对我而言,那真是无上的快乐。

‘这两天来你一直在为我前夜在你体内射精的事很不开心;我完全没有想到今夜你会这样做。’我说。

‘我的忧虑是怕会怀孕。这两天我反复思量了很久。爸爸,我实在很爱你,像拉提的女儿一样,我好愿意替你生个小宝宝。如果真已受孕,那么何妨我们再继续多做几次,享受这美妙的性爱。况且前天我月经才来过,现在应是安全期,可能根本不会受孕。’她说。

她对我的挚爱,甚至愿意为我生子,令我感动莫名。

我也真希望我能常和爱丽丝做爱,尽情操爱丽丝的嫩屄,也让她得以尽情享受壮男能带给她的性爱乐趣。

‘爱丽丝,我好感动,好高兴!我永远爱你!’我说。

我俩全身都出了汗,她自我身上向一侧滚下,我们的性器在甜蜜的结合了近两小时后,终于分开。

我们已极端憩畅,十分乏力也无意要再去洗涤。

我们携手并头躺卧,很快的便进入了梦乡。

第四天,八月十三日,星期二。

我很早就醒来。

夜间我曾醒转,为爱丽丝和自己加盖了毛毯。

我六时许起身,但觉通身舒畅,精力充沛,可能是生理和心理都得到高度满足,夜来得以沉睡所以体能恢复得很快。

我去屋中淋浴洗嗽毕,穿了条短裤,便生火准备早餐。

昨夜的香艳情景不断出现脑海,我心中充满愉悦。

爱丽丝稍后起身,穿了件套头宽松的睡衣出帐,她向我作了一个有点不正经的微笑,我也报以微笑,她就走进屋中沐浴梳洗。

她洗毕出来,走到放存物品的硬纸盒堆前,开始弯下腰在盒中找寻什物。

她背对着我,圆圆的玉臀翘起,睡衣下摆上扬,我发觉她没有穿内裤。

她双腿分开,肥白无毛的嫩屄毕露。

我淫念立炽,瞬间鸡巴高昂膨涨。

我迅急将已焙就的火腿和马铃薯丝自烤炉中移至餐盘中,放在炉边保温。

我飞快脱下短裤,走到仍在俯身翘臀翻寻的爱丽丝身后,温柔小心的把龟头插进她的屄眼里。

她没有表示反对,我双手把住她的臀部两侧,耸动屁股,将鸡巴一吋一吋的插入。

全根插入后,我撩高她的睡衣,伸手她胸前握住她的一对玲珑的乳球,鸡巴开始在她的紧暖软滑的阴道中抽送。

她停止寻找东西,双手扶住面前纸盒堆,保持上身俯伏,臀部上翘的姿势,任我自她背后奸她的小肥屄。

我淫兴勃勃的,挺动鸡巴,不缓不急的抽送,下下操至尽根。

我微俯在她背上,抽出一只手,伸到她的肉瓣中,挑逗阴蒂,觉得十分享受舒爽。

几分钟后,我逐渐加快抽送的速度,爱丽丝开始扭动臀部,发出梦呓似的呻吟,她显然已被操出快感。

我觉得我完全有控制力,没有那要猴急射精的敏感。

我要等她到达高潮时再射。

又操了好几分钟,爱丽丝还没有要高潮的迹象,但我不在乎这样的等待;我已完全占有她的三点禁地,我可趁此多享受揉弄女儿的乳房,操女儿的嫩屄的美妙滋味。

又过了几分钟,我觉得她的阴道在收缩痉挛,她已到达高潮。

我立即迅快的猛力抽插,将自己逼上高潮。

我将龟头紧紧的顶住她的屄心软肉团,噗哧噗哧的将浓热的精液,尽射女儿的屄花心里。

半晌射完,我拔出鸡巴,站直身体。

爱丽丝回过头向我这边看来。

她注视着我的稍稍软下,但仍十分粗硬的鸡巴,面上带着一丝顽皮的神秘微笑。

我穿回短裤,回到炉边。

爱丽丝站立起来,将被撩起的睡衣放下,走到炉边坐下。

我端起放在炉边保温的两盘早餐,她接过一盘,我又替她倒上热咖啡和冰橙汁。

我们开始用早餐。

‘爸爸,我想你是很喜欢我的屄。’她一面津津有味的吃,一面说。

‘岂仅是很喜欢,是喜欢极了!我想也许你也喜欢我的鸡巴,是吗?’我回答。

‘前夜我就已经告诉过你,我很喜爱你的大鸡巴。我从来不曾有过,它是我惟一的鸡巴。’

‘我希望你不会要其他别人的。’我说。

‘爸爸,你说得好难听。我才不会要别人的。我只要你的!’她明确的说。

餐毕,我们起身迅速收拾餐具。

我看到爱丽丝身后睡衣下摆她方才坐下去的地方有一大片潮湿,我知那是我和在她早餐前操屄留下的风流渍。

拿了大、小毛巾,我说:‘我们去游泳。’

来到湖边,我脱光衣裤,进入水中。

爱丽丝看我游了一回,便脱下睡衣,裸体进入水中。

阳光灿烂,碧水蓝天,温度适中。

我们在清澈的水中游泳潜水,嬉戏谈笑。

我们有时拥抱在一起,她很喜欢我的热情拥抱。

游玩了一小时多,我们回到营地,穿上衣裳,出发钓鱼。

我带了用具和午餐、饮料,划船入湖心。

我们钓到好几条鲈鱼。

我们在湖上进餐饮酒,下午二时才回航,留下两条最肥大的鲈鱼作晚餐,释放了其余的鱼。

到岸后我立即开始剖洗鲈鱼,割取净鱼肉。

爱丽丝走回营地,几分钟后回来时,她己全裸,艳阳下她全身雪白透红,细腰长腿,玉乳尖挺,阴户丰肥,她给我了一个妩媚的微笑。

我好想立即奸淫她,但我极力忍住欲念,快快洗就,走回营地,将鱼肉放入电冰箱。

我脱去上下衣裤,裸体走回湖边。

爱丽丝在离湖岸不远处仰泳,我注目欣赏裸泳中的美少女。

她看到我时便招手要我过去加入。

我们在碧波中游水潜泳,当然少不了我色迷迷的拥抱她。

她也很热情的和我相拥,闭目享受我的轻薄抚摸。

五时左右我回到营地生火准备晚餐。

我穿上短袖衣裤以防烹饪时荡伤身体,爱丽丝穿了件宽松的罩衫。

钓来的鱼十分鲜美。

我们饮酒饱餐后,迅快收拾妥当。

生了营火,我俩并坐唱了几支歌。

我调配了含酒成份很低的饮料,和好她慢慢饮用,谈些懒无关重要的琐事。

爱丽丝斜依我怀中,她问:‘爸爸,你有没有想过雪兰,想要操她的屄?’

‘爱丽丝,如果我告诉你我没有想过,那是撒谎。我相信很多爸爸都很想操女儿的屄,但大多数都未能如愿。我虽也很想操雪兰,但我对你从来就有一种十分特别的感情,那感觉是永远不会改变的。’我说。

‘爸爸,对你我也有一种特别的感觉。爸爸,近几年来我有好多次幻想着你和我做爱,你温柔的抱我、亲我、热情的操我,不断轻呼我的名字,告诉我你爱我。但我从没想到这幻想竟会成真。’她说。

天有点凉,九时稍过我们便进了帐幕。

我脱光衣裤躺下,爱丽丝也脱去罩衫,裸体仰卧我的右侧。

我面向她侧卧,向她靠近,她将脸转向我,向我脸移过来。

我们的嘴唇终于贴合,热情的吮吻。

我开始揉捏她的乳房和乳尖,鸡巴也已狂涨挺硬。

爱丽丝握住鸡巴,爱不释手的摸弄。

我伸手去她大腿间,她即将大腿分开,我抚摸她的阴户,我将手指捺入裂缝上下揉弄,并将中指插入阴道,被她的阴肉紧紧裹住。

她已很动情,肉缝和阴道内已一片淋湿。

我起了强烈要操屄的欲望。

我腾身压在爱丽丝身上,‘把你的双膝抬起来。’

我告诉她。

她依言曲起双膝,玉腿外张,丰肥无毛的大阴唇左右微张,阴户好似一只因已熟透而涨裂的大白桃。

我很小心温柔的将龟头塞入裂缝下方的桃源入口,然后退一进二的,将整根八吋多长的粗鸡巴,插进女儿的又紧又暖的嫩屄里。

我用手肘和膝盖支撑体重,轻轻压住她,鸡巴开始缓缓的抽送。

每次都插至尽根,将阳具根部压住阴户,我的浓密性毛紧盖在她那微生几茎屄毛的丰隆阴阜上,臀部回旋磨研,用龟头顶压屄花心的每个角落。

真舒服,我觉我完全有控制,可以久战。

我不停的操着爱丽丝的屄,抬起上身,一手支床,另只手轮流来回把玩她的两只白嫩的奶子和淡红的奶头。

爱丽丝的喘息加重,我知她快要高潮。

她轻哼了几声后,阴道便开始张合痉挛,一阵淫水涌出。

我感到十分畅滑,稍稍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她的阴道痉挛已渐渐停了下来。

我仍是很有控制的,很有节奏的抽插磨旋,继续操女儿的嫩屄。

数分钟后,爱丽丝突然闷哼:‘噢……啊……!不得了!’

她的阴道又再度强烈痉挛。

她似是全身瘫痪无力,断续的发出低声‘啊……啊……’的呻吟。

她已是二度高潮!

我仍继续在她淫水淋漓的肉屄中进出抽送。

在她阴道痉挛停止后我便开始加快,大力提纵,快感渐渐浓厚。

爱丽丝在我的再一轮狂奸下,不住婉啭呻吟。

突然,她双腿向外伸直,挺起阴户,低声叫道:‘爸爸!快射精,我需要你在我的屄里射精!’

跟着阴道再度猛烈收缩,然后一张一合的,吸吮我的生殖器。

龟头一阵酸痒,极强的快感袭来,火热的精液狂喷而出。

龟头一突,二突,三突,大口的将我的种子,深深射进女儿的屄花心深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噢噢噢噢!……’爱丽丝大声的呻吟。

我紧抱住爱丽丝,全身贴压在她身上,用肘膝支撑着我的绝大部份的体重,享受这难以形容的交媾美快。

慢慢的,我的鸡巴在她的阴户中软了下来,它已完成它的使命。

‘舒畅吗?’我问。

‘是的,你呢?’她回答。

‘美畅得不能形容。’我回答。

第五天。

八月十四日,星期三。

昨晚下了雨,有些凉意。

我曾醒来,替我俩盖上毛毯。

早上醒来,我挨近爱丽丝,她也已醒,投入我怀中。

这是我们露营的最后一日,明天就要打道回府。

我们互相拥抱,亲吻抚摸。

我的鸡巴又膨涨起来,但还不到立刻就想奸她的冲动状态。

‘我爱你,爱丽丝。’我告诉她。

‘我也爱你,爸爸。’她回答。

‘和我操屄性爱,喜欢吗?’我问她。

‘是的,非常喜欢,尤其是昨晚,我来了三次。我真希望我们可以一直留在这里。’她回答。

‘我也这样希望……我们以后还可以来,或到其他的好地方。’我说。

‘回家以后,我们怎办?’她问。

‘我们可以继续,只是得很小心,不要让人发现,也决不要透露给任何人知道。我可以晚上到你卧房来;或者如果你喜欢,你也可以来我的顶楼办公室。’我说。

这里我须补述一点。

近四年来我的投资利润已超过本金。

去年我用利润中的一部份,在离家不远的市郊工艺园区收购了一栋二十层高的建筑。

顶层阁楼留作自用,其余各层照旧租出商用,委托一家信用良好房地产公司管理收租及维修。

一年来经营收入良好。

顶楼视野极佳,凭楼俯瞰,市郊尽收眼底。

因系私用,与十九楼锁门分隔,平日用专用电梯进入。

顶楼除了我的休闲办公室外,另有卧、浴、小厨及健身室,内有各种运动器材,惟因目的只在健身而非训练大肌肉的世界先生,所用举拉的重量均不高。

浴室有自动漩水大浴池,卧、浴及健身室均以明镜为墙,陈设新颖,屋宇宽敞。

顶楼设置完工之日,太太、雪兰、爱丽丝都曾经来参观过,但以后便没再光临。

‘那真是一个好主意,你的办公室很优美,又很安全,没人打扰,最适合我们俩人。爸爸,我爱你!’她开心的说。

今天多云阴霾,气温不高。

我们梳洗早餐后,我穿上短袖衣裤,爱丽丝穿上内裤,未戴奶罩,换穿了件新罩衫。

我备就零食,午餐用三明治,酒,矿泉水和钓渔用具,我们便去湖上钓鱼。

今天来上钩的鱼很多,我们一会儿便钓到几条大鲈鱼。

我坐船尾,爱丽丝坐船中腰和我对面坐。

她没有扣上罩衫的胸扣,美丽的少女尖梃乳房不时露出。

‘爱丽丝,你的乳房真美!’由衷的赞美。

‘谢谢你,爸爸。’她娇媚的说。

我们一面垂钓,一面进些零食和饮料。

爱丽丝问道:‘爸爸,男人能不能射两次?’

‘你是说,在性交时,男人在射了一次后,马上再射一次?’我说。

‘是的。’她说。

‘不行。我想没人能马上再射,虽然我也不太能肯定。一般人都需要一阵时间才能重聚精液,恢复发射功能。有的人可较另一些人恢复得快些。另外,如果他的性伴侣能予以适当的挑逗刺激,也会有所帮助。’我解释说。

‘那你呢,爸爸?’她问。

‘我大概需要十五分钟左右,才能再次勃起性交射精。也许那天我们可以试试,看我一夜能连做多少次后,才无力再射。’我回答。

她面露神秘的微笑,但没有再说话。

我们在船上喝了些酒,用了午餐。

太阳又已出来,温度上升转暖。

我们留下两条最大的鲈鱼作晚餐,便划舟回岸。

我即洗剖鱼肉,然后放入屋中冰箱。

爱丽丝已将钓鱼用具收妥,进入帐幕中。

她自帐篷再出来时,已是全裸。

她说:‘我现在去游泳。’

就从容的走向湖边。

看到她那婀娜美妙的背影,我砰然心动。

我立即卸去衣裤,拿了几瓶酒和啤酒,向湖边走来。

爱丽丝正站在深及她乳头的水中。

她见我到来,便向我走来。

我走到水边时,她已走到水才及膝的水中,双腿分开的站定。

我眼盯她的裸屄上,鸡巴立刻硬涨,向上翘起。

她看着我瞬间即弹起涨大的鸡巴,面露十分有兴趣的微笑。

我将饮料放在沙滩上,向她走去,将她抱入怀中。

我们的身体紧贴在一起,热情的拥吻了好几分钟,她樱唇微开,吐出丁香小舌,任我含弄吸吮。

我的鸡巴埋头伸入她的大腿间,她用手指分开肉缝,让大阴唇夹住紧压肉缝的肉棒。

我微微挺动屁股,肉棒的棒身便在她的肉缝中拉锯似的上下磨擦。

她吃吃的笑:‘好痒!’

玉臀后退逃避,我们分了开来。

‘你真漂亮美丽!’说。

她微笑为答。

我注意到她的阴唇充血突出,莲瓣微开,定是刚才调情撩起了性欲。

我真想立刻抱住她,痛快的操她,但我决定还是不要冲动,留待今夜再尽情享受。

‘来!我们去游泳。’

我拨水走向深水,我听到爱丽丝随后游来。

我扑进水中用力快游。

估计已到深水域,便停止前进。

爱丽丝跟着来到。

我们又再次拥吻抚爱,似一对戏水鸳鸯。

但不久我们不得不停下,以免淹水窒息。

我们游泳、潜泳了很久,才回到营地,准备晚餐。

我穿上汗衫短裤,以免油蘸荡伤,爱丽丝穿上套头罩衫。

晚餐煎鱼十分鲜美可口,我们喝了好几瓶酒。

八点钟爱丽丝想要就寝。

太早了一点,但我顺从了她意思。

我先起身去屋中淋浴洗嗽,便进入帐篷,裸体躺下。

爱丽丝浴后入帐,随即脱去罩衫,一丝不着,依我身旁躺下,我们俩立刻拥抱起来。

我们激情的相互抚爱热吻。

我吻她的乳房,将乳球吸入口中,轻咬乳肉,用舌拨弄乳头。

吻了好几分钟,便自乳房向下吮吻,一直吻到阴户。

我将舌伸入肉缝,舐弄阴蒂,她开始大声呻吟。

我一再舐弄,她一面呻吟,一面耸动阴户,将它紧紧的凑在我的嘴上,肉户中已充满爱液。

我伏在她身上,小心的将阳具和阴道的方向和角度对正,将鸡巴插进她的肉户,紧暖的屄肉包住我的赤裸的鸡巴,有说不出的美畅!

全根插入后,我立即开始快速的抽插旋磨,像强奸似的,狂操爱丽丝的肥嫩小屄,发泄我已憋了一整天的兽欲。

我密密的抽插,龟头直如全速奔驰的火车引擎活塞,在十五岁女儿的阴道里飞快的进出,享受狂奸少女的美妙滋味。

爱丽丝发出啜泣似的呜咽,她的阴道在收缩,泌出潺潺淫水。

我感到极大的舒畅,精关大开,在屄心喷出,龟头一抖、两抖、又再抖了一次。

我躺在爱丽丝身上,直到全部射完,充分享受那在屄中射精的快乐。

几分钟后,我才离开女儿的裸体,在她身边躺下。

爱丽丝坐起来,手抚我的已软化的阳具。

‘你在做甚磨?’我问。

‘等下你就会知道。’她回答。

她低下头来吮吻我的龟头。

突然感到鸡巴的前段被温暖的潮湿包围,然来她已将它含入嘴中。

很快的,那温软的感觉令我的鸡巴又硬梃起来。

她躺下仰卧,我再度压在她身上,鸡巴很快的插进她的嫩屄。

我心中十分兴奋,多年来已不曾一夜连干两次。

这次和刚才的狂风暴雨、压住她狂奸的情景不一样,我用双手支起上身,以免她被压得喘不过气。

我缓缓的抽送,抽出时只留龟头在内,然后再全条插进,肾囊碰髑到她的臀沟。

龟头抵住花心软肉,轻轻旋动。

她望着我露出美丽的微笑,显然十分享受我的鸡巴在她的屄中操插的乐趣。

我继续轻抽慢送,恣意磨旋,几分钟后,快感又渐增强,爱丽丝又开始啜泣般的呻吟,阴道痉挛。

我加快抽送,她的痉挛也更强烈,阴精泉涌。

我感到龟头又一阵酸痒,我开始再度射精。

虽没有刚才那样强烈,但仍是那么舒畅,我全身松软,俯身贴压在爱丽丝胸乳上。

好几分钟后我才勉力爬起,无力的仰卧在爱丽丝身旁。

她坐了起来,顷刻我发觉她那温润的小嘴又在吸吮我已变软的鸡巴。

她继续吸吮,用舌尖拨弄龟头,用手搔撒肾囊肉袋。

慢慢的,我的鸡巴回复了生气,逐渐涨大,终于坚硬翘挺。

这令我惊诧,简直有点不能相信。

这次爱丽丝跨坐在我身上,和我面面相对。

她用手握住我的鸡巴,将它引进她又热又湿的屄道里,然后上下抬动玉臀。

我躺着,享受她的美屄套弄我的鸡巴的快感。

几分钟后,她俯伏下来,玉乳压在我胸上,双脚并拢,伸入我的腿间,这样鸡巴就被她的阴户夹得更紧了,她不停的上下挺动屁股。

我的快感也越来越浓,她仍不断的耸动屁股,让她那紧热沾滑的阴道有节奏的上下套弄我的鸡巴。

我觉得好舒服,性感越来越高,终于鸡巴再次狂涨,我忍不住双手按住她的屁股,耸动臀腰,挺起鸡巴猛烈的向屄中狂插了十来下后,便再次射出。

她一定已察觉到我在她屄中射精。

‘哦……哦……爸爸……好舒服……噢……’她大声呻吟。

她的阴道一张一合,热呼呼的淫水淋浇在我的龟头上。

我们都没有移动,俩人就这样拥抱着,我不在乎爱丽丝轻盈的体重。

我们不知不觉便睡着了。

我再醒来时爱丽丝仍伏卧在我身上,我的已软下的鸡巴仍夹在她的屄里。

我抱住她轻轻侧过来,鸡巴自阴户退出,小心翼翼的不惊醒她,将她放成仰卧。

拉过毛毯为我俩盖上,很快就又再进入甜蜜的梦乡。

※※※※后记※※※※

九月初中学开学前,爱丽丝悄悄的告诉我:‘爸爸,我的月经来了!’

此后她开始按时服避孕药,和我在我的阁楼办公室幽会,每周春风两度。

我也尽心照顾雪兰,老实说我对待她就像丈夫对待新婚怀孕的妻子一样,陪她聊天,安慰她,买了很多她喜爱的娱乐用品。

她也有些觉得爸爸在特别照顾她,每次都会报以香吻,太太不在场时,她会给我四唇相贴的香吻,但她不避讳爱丽丝在旁。

有次爱丽丝还故意打趣的说:‘今天像是情人节!’

然后向我作不怀好意的神秘的微笑。

有次雪兰吻我时,无人在侧。

我试探的含吮她的樱唇,她闭上眼,樱唇微张,任我吸吮。

‘我好爱你,雪兰!’我说。

‘我知道,爸爸,我也好爱你!’她回答。

‘让我尝尝你的香舌!’我向她要求。

她伸出丁香小舌,任我吸吮。

良久,她说:‘爸爸,你这样爱我……可是我已怀孕……’

‘我不在乎,我只知道我爱你。’我说。

一九九七年二月底,雪兰生产已逾一月。

妈妈帮助照顾小宝,雪兰已参加了一个专供妇女产后的运动健身班,让身体快快恢复,不致松弛。

自她和妈妈谈话中,我知道训练内容很强调腰、腹和阴道收缩的自习运动。

雪兰很勤练,一个多月来,她看来已完全恢复了原来的少女体态,只是乳房似更为耸梃。

这天晚餐时,雪兰稍有些抱怨的说,训练班的健身室近来很是拥挤。

‘那为甚么不去爸爸阁楼办公室的健身房?那里一切齐备!’

爱丽丝说时,向我神秘的眨眨眼,我假作不见。

雪兰对这建议似很有兴趣。

‘爸爸,可以吗?’问。

‘当然,欢迎之至。’我回答。

晚餐后,当太太和雪兰都不在埸时,我问爱丽丝:‘为甚么要向雪兰这样提议?’

‘爸爸,你很爱雪兰,很想她,不是吗?我知道,她和我一样的爱你。我不在乎和亲爱的姐姐分享我们亲爱的爸爸。而且我知道,一周才两次对你是有些嫌少。’

她说着,向我作会心的微笑。

第二天下午一时,雪兰来到我的阁楼办公室。

进来后雪兰偎入我怀中,我们热烈的拥吻了很久。

雪兰进入浴室换装,她出来时我惊诧的,也心中狂喜的,看到她并没换上她的健身运动服,而是穿了很暴露的三点小泳装,那种通常只能从邮购买到的‘超性感’比基尼装。

奇小的墨绿色乳罩只盖住乳晕和它周围不到两吋圆径的面积,其他的部份全部裸露在外,丰满鼓涨的乳球傲然梃立;‘I’形的三角带也只是用细丝线系住的一条长约五吋、宽约两吋的椭圆形的墨绿色带,仅仅能免强遮住肉缝,而整个阴阜和大阴唇的两旁都露在外面。

她微笑的走近我,在数呎外停住。

‘爸爸,你看我仍有吸引力吗?’

她微笑着,摆出一个画廊模特儿的姿势,挑逗的问我。

我的鸡巴狂涨,我上前将她紧抱怀中。

‘太有吸引力了!我爱你,雪兰!’

‘爸爸,做给我看你是如何的爱我。’她闭着美目,轻轻的说。

我将她抱起,像抱新娘一样的抱进卧房,轻放在大床上。

我吻遍雪兰的全身,激情的吻吮、舔弄她的乳房、肉缝、和缝中的阴蒂,片刻,她肉缝中已充满爱液。

爱液芳香淡甜,和爱丽丝的相近似。

‘啊,爸爸!好舒服!’雪兰不断的婉啭呻吟。

尽情舐弄了廿分钟后,我开始进入她的身体。

阔别了近十一个月的桃园秘境依然紧凑,湿滑如昔。

她告诉我,她已服用避孕药,她是安全的,我不用担心。

跟着的两小时中,我时而狂野冲撞,时而慢送轻抽。

她多度高潮,我也梅开二度,两次在雪兰屄内狂射,俩人恩爱缠绵,极尽憩畅。

自此,雪兰和爱丽丝轮番来我的阁楼,和我一同‘运动’,有时她俩也联袂造访。

在家中我是她俩的亲爱的爸爸,在阁楼的卧房和漩水大浴池中,我是她俩的情夫、爱侣。

一次和雪兰在浴池中戏水。

我坐着,她跨坐我腿上和我蜜吻,款扭玉臀,套弄深插在她屄中的肉棒。

她腻声问我:‘爸爸,告诉我,你可是小强利的爸爸?’

‘你为甚么有这样的想法?’

我没有直接回答。

‘自我怀孕以后,我总觉得你待我那么好,那么温柔体贴,那不像爸爸疼女儿,倒像是温柔体贴的丈夫对待他心爱的娇妻……按理我不可能自泰德受孕……照生产日期推算,受孕的日期应该在去年四初复活节左右,但那时我正在家中渡假……’

她有些犹疑的停顿下来。

‘请继续说。’我说。

回想到我当时偷奸她的情景,我的鸡巴变得铁硬,我托住雪兰的屁股协助她上下旋动。

‘我曾有性梦,我梦到你温柔的亲我、操我,好舒服,后来我就泄了。早上醒来,我的屄中和内裤上尽是沾液。我不敢相信你真来过我卧房,但内心好希望你真的来过,希望那不只是梦。’她幽幽的说。

‘雪兰,那不是梦。原谅我没叫醒你!我曾呼唤你,但你没有醒转。我早已确定我是你儿子的爸爸。雪兰,你知道我是多么的真心爱你!’我激情的说。

‘啊!爸爸,听你这样证实,我好快乐!我不在乎是睡是醒,只要那真的是你就好!爸爸,你知道吗,我自十二岁时起心中就已爱上了你,我常希望你会来和我做爱,操我的屄。我好高兴那夜真的是你!我的小强利是你的儿子!大学毕业后,我要再替你生一个!’

她热吻我,鼓篷的乳房紧贴我胸,湿热的阴户紧夹我的生殖器,屁股热情的扭动。

几分钟后,我俩同时双双到达高潮,我温柔的蜜吻雪兰,她的紧热潮湿的阴道紧夹着我尚未软化的鸡巴,我们坐在温暖的漩水浴池中,享受性爱后的美妙余韵。

数月来的迷团终于揭晓,我们同意保守这秘密,除了爱丽丝外,不让任何人知道。

我在电脑网路上数处来源购到几批新出品的蓝色小丸‘伟哥’(Viagra),试用后发觉效用良好。

每当姐妹两人数度高潮,极端憩畅后,而阿爸仍在勇猛的轮番冲击她们的嫩屄时,她们便会笑道:‘爸爸,今天是不是用了伟哥?’

※※※※※

现在是一九九九年七月,我们又在讨论下月露营的地点。

太太不太有兴趣,愿带小强利在家。

爱丽丝和雪兰都赞成去山间小湖,她们跟妈妈说,那儿是钓鱼游泳和远足爬山的好所在,两个女儿都这样说,太太当然没有反对意见。

我热切的期盼旧地重游。

这次露营,相信雪兰和爱丽丝都会十分快乐,我们会一同享受美好的时光。

(全文完)

相关小说

© 2018 好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广告联系: www269la@gmail.com